《三读集:读稗读曲读诗文》陈美林

编辑:90wx 来源: 九零文学网 时间: 2018-05-07 11:18:53 阅读: 322次
《三读集:读稗读曲读诗文》陈美林

基本信息

书名:《三读集:读稗读曲读诗文》
作者陈美林
出版社商务印书馆
出版时间:第1版(2013年12月1日)
页数:513页
语种:简体中文
开本:16
ISBN:9787100100540
ASIN:B00IM4EA9I
版权:商务印书馆

编辑推荐

陈美林从事中国古代文学研究六十年,现精选近五十篇相关论文(吴敬梓专题和《儒林外史》除外)结集,依类分为三编。 读稗 ,以小说论,有对《水浒传》、《宋元春秋》、《金瓶梅》、《后西游》、《西湖二集》、《西湖佳话》、《剪灯新话》、《红楼梦》、《歧路灯》、《阅微草堂笔记》、《镜花缘》等名著的评析。 读曲 ,以戏曲言,除对传统戏曲的继承、发展有所概述外,对诸宫调、元杂剧(包括散曲)、明清传奇中的名著如董王《西厢》、《玉簪记》、《清忠谱》、《桃花扇》、《秣陵秋》等均有论述考证。 读诗 ,以诗文而言,有对杜甫、张岱、程廷祚、陈古渔等作家作品的研究以及有关文学史、文化史的论述。这些论文资料翔实,考证严谨,言之成物,充分代表了作者博而专精的学术成就。



作者简介

陈美林,男,回族,1932年生,江苏南京市人。古代文学研究家。1950年考入浙江大学文学院中文系,毕业后一直从事教学和科研工作。出版小说、戏曲等著作三十二种,发表小说、戏曲、诗文等论文二百余篇。《吴敬梓研究》获江苏省第二届社科优秀成果二等奖,《吴敬梓评传》获江苏省第四届社科优秀成果一等奖和国家教委首届人文社科优秀成果二等奖,《新批〈儒林外史〉》获全国古籍整理优秀成果奖。1998年被评为江苏省哲学社会科学优秀工作者。现为南京师范大学资深教授、博士生导师、校务委员会委员,先后被数所重点大学聘为兼职教授,享受国务院有特殊贡献专家津贴。陈美林先生研究领域涉及古代文史,重点为古代小说、戏曲,尤以吴敬梓和《儒林外史》研究著称。代表著作有《吴敬梓研究》(1984)、《新批儒林外史》(1989,增补后更名《清凉布褐批评〈儒林外史〉》(2002)、《吴敬梓评传》(1990)、《儒林外史人物论》(1998)、《西湖二集校注》(1998)、《清凉文集》(1999)、《吴敬梓研究》(2006)等。《人民日报•海外版》曾发表《陈美林和<儒林外史>研究》专访(1991.5.7)。

目录

上编 
明嘉靖朝都察院和武定侯郭勋为什么刊刻《水浒》 
《(宋元春秋)序》略评 
《后西游记》的思想、艺术及其他 
试论《金瓶梅》对《儒林外史》和《歧路灯》的影响 
《西湖二集》考论 
重视对瞿佑小说的研究 
《阅微草堂笔记》浅议 
略评《红楼梦》 
李汝珍和《镜花缘》 
《歧路灯》散论 
试论中国古代小说的历史地位和社会作用 
重视小说评点的研究、促进小说评点的繁荣 
中编 
中国传统戏曲简述 
中国传统戏曲的传承与发展——以《牡丹亭》的 通变 为例 
戏曲研究与戏曲改写的回顾与思考 
试论元杂剧对明清杂剧的影响——为首届国际元曲讨论会作 
试论董《西厢》的思想和艺术 
太平多暇 与董、王《西厢》的产生 
论董《西厢》的艺术个性 
《西厢记》的题材、人物及其他 
《倩女离魂》的题材、情节与语言 
试论杂剧《女贞观》和传奇《玉簪记》 
论李玉剧作题材的现实性 
关于李玉的生年问题 
阮大铖浅议 
沈嵊与且居批评《息宰河》传奇 
论《桃花扇》 
稿本《秣陵秋传奇》作者和创作时代考辨 
清代三部以南京为场景的传奇 
别具一格的 杭州景 ——关汉卿(南吕一枝花)试析 
下编 
试论杜诗的形象思维 
旅游山水诗小议 
晚明爱国学者张岱 
明代南京学人 
明代民歌试论 
清初的学者文人程廷祚 
布衣诗人陈古渔 
新旧时代之交的文化巨人——辜鸿铭 
重视对文学史著作的研究工作 
略述中国文学史分期问题的几种意见 
关于文学史主流问题讨论的回顾 
试论武则天以周代唐与儒道释之争 
南京清凉山文化蕴涵的感受与思考——为首届 清凉山文化与南京 主题论坛而作 
物质文明、人文科学与中国古代人文精神 
中国传统思想与古代文学——兼论和平环境对繁荣文艺的作用 
对文学研究工作的几点思考——在江苏省哲学社会科学界第六届学术大会(2012.12.8)文学、历史与艺术学专场的主题演讲 
代跋:萋兮斐兮成此贝锦——陈美林教授访谈录 
编选后记 
作者附语

经典语录及文摘

从此王安石衔恨在心,常 短魏公(韩琦) 。邵伯温造此故事,借以说明韩琦劝王原出自好心,而安石却心怀不满,以致上台后一意变更韩琦成法,遂导致赵宋王朝的灭亡。这与序言中所引用《辨奸论》一样,都是保守派为了攻击变法而诽谤及王安石个人,前人已屡有辩驳,兹不赘述。此处需要指出的是,明清之际进步思想家王夫之,尽管对王安石也颇多批评,但却公正地指出赵宋王朝的覆灭与王安石并无关系,他说: 安石用而宋敝,安石不用而宋亦敝。 而与王夫之差不多同时的刘子壮却将赵宋的覆灭归咎于 乱臣 王安石,这正表现了他的保守立场。 
此外,刘子壮在序言中,还将改革家王安石与投机家蔡京混为一谈,相提并论,说 王、蔡其源也 ,从而加以挞伐,显然也是欠妥的。王安石是历史上进步的改革家,无须多言。蔡京却是一个投机政客,他原投靠司马光,颇受赏识。王安石得到神宗支持变法革新,他又混进新党,主张变法。元祐年间旧党复辟,他又回到旧党中去。当时司马光期以五日为限尽复旧法, 同列病太迫 ,而蔡京却 独如约,悉改州县雇役,无一违者,诣政事堂白光。光喜曰:‘使人人奉法如君,何不可行之乎?’ ,徽宗上台后,他又以新党身份四次入相与徽宗推行 新法 ,但这已非王安石之新法,而是以 变法 招牌,更多地榨取人民血汗,以供徽宗的挥霍纵欲而已。王夫之即曾指出: 乃考京之所行,亦何尝尽取安石诸法 , 京之所为,固非安石之所为也 。但历史上的保守派却总是将罪名归之于王安石,如杨时就认为蔡京之祸国殃民 实安石有以启之也 ,陈汝锜对此已作了驳正。刘子壮不过承袭历史上保守派的唾余,深文周纳,将王、蔡并提,罗织罪状,这与同时代的王夫之所论,相去何远!

书友评论及读后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