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众神》尼尔·盖曼

编辑:千味书屋 来源: 九零文学网 时间: 2018-05-12 12:04:32 阅读: 485次
《美国众神》尼尔·盖曼

基本信息

书名:《美国众神》
外文书名:American Gods
丛书名读客全球顶级畅销小说文库
作者尼尔·盖曼
戚林(译者)
出版社北京联合出版公司
出版时间:第1版(2017年4月30日)
页数:608页
语种:简体中文
开本:32
ISBN:9787550297142
ASIN:B071V8F42H
版权:上海读客

编辑推荐

十周年作者修订版!6项世界幻想文学大奖大满贯!囊括雨果奖、星云奖、轨迹奖、斯托克奖、SFX奖、格芬奖!修订15075处,增加12000字全新内容!同名美剧正在席卷全球!《纽约时报》畅销榜冠军作品,全球发行近200个版本,粉丝遍布全世界!斯蒂芬·金:尼尔·盖曼是故事的宝库,拥有他是我们的幸运。你崇拜什么,你就是什么。

名人评书

尼尔·盖曼是故事的宝库,拥有他是我们的幸运……他的创作力之丰沃与作品整体的水准之高,既神奇又吓人。——惊悚大师 斯蒂芬·金

尼尔·盖曼是英国之宝,现在他也同样成为了美国之宝。——科幻大师 威廉·吉布森

《美国众神》近乎奇迹……尼尔·盖曼用令人无比信服的方式,讲述了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故事。——奇幻作家 乔纳森·卡罗尔

这是一个神吃神的世界。——奇幻作家 特里·普拉切特

尼尔·盖曼把死去的神灵、死去的金钱和死去的感情暴露在我们眼前。这部小说为我们展开了一幅从人类创生至今的地图。——奇幻作家 斯蒂芬·埃里克森

《美国众神》向世界重新宣告了幻想文学的重要性。它黑暗而有趣,并且滋养着我们的灵魂。——迈克尔·查邦

媒体书评

只要你思考过世界何以成为今天这样,就一定会被《美国众神》的魅力俘获。——《今日美国》

尼尔·盖曼总是用灵巧的手,为我们编织神话。——《纽约时报》

悬疑、讽刺、恐怖、浪漫,还有诗意,《美国众神》拥有这一切,让读者无法释卷。——《华盛顿邮报》

令你沉吟、欢乐、不安、振奋、惊恐、愉悦的迷人故事,有时还会以古怪的方式让这些情绪一齐迸发。喜爱盖曼作品的人会满意地发现,这是一部由熟悉的故事大师所创造的传奇。首次接触他的读者,则会惊讶于他的优异。——《圣路易斯邮报快讯》

说尼尔·盖曼是个作家,犹如说达芬奇懂一点儿艺术。——《明尼阿波里斯明星论坛报》

盖曼创造了一部独特、充满文学性又非常易读的小说。千万别错过。——《洛基山新闻》

文学界的摇滚歌星……尼尔·盖曼总能在那些该死的地方发现魔法。——《迈阿密新时报》

作者简介

尼尔·盖曼(Neil Gaiman)当代大师级幻想小说家,1960年生于英国。尼尔·盖曼是当代欧美文坛耀眼的新星,也是幻想文学的代名词。《美国众神》是他的代表作,一出版就迅速横扫所有世界级幻想小说大奖,成为当之无愧的幻想文学经典。《纽约时报》评价它 用灵巧的手为我们编织神话 。2017年,《美国众神》被改编为电视剧,引发全球收视热潮。学生时代,盖曼曾组建朋克乐队,梦想成为摇滚歌星,但并未想过成为作家。1989年,他以漫画《睡魔》开始了创作之路。其后,他的创作逐渐涵盖了小说、漫画、诗歌、剧本等多个领域。因其作品的独特风格和想象力,《迈阿密新时报》认为他已经成为 文学界的摇滚歌星 ;惊悚小说大师斯蒂芬·金则认为他 创作力之丰沃与作品水准之高,既神奇又吓人 。

目录

第一部 阴影
第二部 我的安塞尔
第三部 风暴时刻
第四部 尾声:死者留下的秘密
后记
附录
致谢
尼尔·盖曼访谈
你竟敢如此胆大妄为?——尼尔·盖曼自述

经典语录及文摘

序言

这是一部虚构作品,并非旅游指南。故事里的美国地形并不完全是编造出来的——书中提到的多处地标和景点均可供人参观,道路可以沿途行进,地图上也可以标注出对应的方位——但我还是自由发挥了一下,虚构了某些地点。这些虚构之处或许比你能想象到的要少得多,但毕竟,是存在虚构的。
我并未征求任何人的许可或同意,就让这些真实场所出现在了故事中。我猜岩石城或岩上之屋的业主们,还有拥有位于美国中心点上的汽车旅馆的人们,在书中发现这些名称和情节时,应该会感到困惑不解吧。
我隐瞒了书中几处地点的真实位置,例如湖畔镇和距离布莱克斯堡一小时车程的梣树农场等。如果你想要探寻的话,尽管去找,说不定真的能找到。
此外,无须多言,本故事中的所有人物,无论生者、死者,以及其他等等,均属虚构。唯有众神是真实的存在。

后记

冰岛首都雷克雅未克是个奇特的城市,即使对那些见识过很多奇特城市的人来说也一样。它是一个火山城市,城市的供热就来自地下深处。
这里也有旅行者,但远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多,即使七月初也是如此。太阳高挂在天空,连续几周艳阳不断,阳光只在午夜后的凌晨时分消失一小时左右。凌晨两三点的时候,天边又会露出朦胧的晨曦,然后开始新的一天。
那天上午,那位身材高大的旅行者已经走过雷克雅未克的大部分街道,听着人们的交谈,他们使用的语言一千年来几乎没有什么变化。当地人可以阅读古老的北欧英雄史诗,轻松得像看报纸。这个岛给人一种传统始终延续、从不间断的感觉,既让他惊恐不安,也让他极度宽慰。他很疲倦,持续不断的白昼光照让睡觉几乎成为不可能。他坐在旅馆房间里,度过漫长的、没有黑夜的整个夜晚,来回阅读一本旅游指南和狄更斯的《荒凉山庄》。那本小说是他几周前在一个机场里买的,但到底是哪里的机场,他已经不记得了。有时候他也会凝视窗外的景色。
直到最后,时钟和太阳同时宣告早晨的到来。
他在众多糖果店中的一家买了一条巧克力,沿着人行道往前走。时不时看到的景象,提醒着他冰岛特有的火山特性:比如,转过一个街口,就能看到含有硫黄的蒸汽冲上天空。这股味道让他联想到的不是地狱,而是臭鸡蛋。
从他身边经过的女人很多都非常漂亮:身材苗条,白肤金发,是星期三最喜欢的那种类型。影子很想知道,到底是什么吸引星期三接近影子的妈妈。她也很漂亮,但和她们的相貌特性完全不同。
影子朝漂亮女人们微笑,因为她们让他觉得自己是个快乐的男人。他对不漂亮的女人也露出微笑,因为他现在心情很好。
他意识到有人正在监视他,但不太确定自己是从何时开始发现的。走到雷克雅未克街头的某个地方时,他确信真的有人正在盯着他。他会时不时地突然转身,想发现跟踪者的身影。有时他会望向商店的橱窗玻璃,查看背后街道的倒影。可是,他没有看到任何举止不寻常的人,没有人看上去像是监视者。
他走进一家小餐厅,在那里吃了烟熏海雀、野生黄莓、北极红点鲑鱼和煮马铃薯,还喝了可口可乐。可乐很甜,比他记忆中在美国喝的可乐加了更多的糖分。
侍者拿来他的账单。餐费比影子预期的要贵,但似乎也符合影子在旅游途中每个地方的餐费标准。侍者把账单放在桌上时,问道: 对不起,你是美国人吗?
是的。
那么,独立日快乐! 侍者说。他看上去挺高兴的。
影子还没意识到今天是7月4日,独立纪念日。没错,他喜欢独立这个想法。他把餐费和小费留在桌上,走出餐厅。室外,凉爽的轻风从大西洋上吹来,他扣上外套的扣子。
他在长满青草的河岸边坐下,欣赏他身处其中的这个城市,心中想着,有朝一日,他要回家去。有朝一日,他要成立一个家,一个他可以盼着回去的家。他不知道, 家 是在一个地方停留一段时间之后就可以获得的东西,还是只要你走得够久、等待得够久、期盼得够久,就最终可以寻找到的某个东西。
他从包里掏出书。
一位老者大步跨过山坡,朝他走来。他穿着一件深灰色的斗篷,下面磨得有些破损了,仿佛他已经旅行了很久。他戴着一顶宽帽檐的蓝色帽子,帽檐上斜插一根海鸥羽毛,显得活泼又快乐。影子觉得,他看上去像上了年纪的嬉皮士,或者退休很久的神枪手。老人身材高得有些不可思议。
老人在影子身边的山坡上坐下,冲影子简单点点头。他一只眼睛上罩着一个海盗式的黑色眼罩,下巴上的白色胡须向外翘起。影子心想,这个人或许想找他要根香烟。
Hvernig gengur?Manst pu eftir mer? 老人说。
对不起, 影子说, 我不会说冰岛语。 然后,他笨拙地说了一句那天早晨在午夜阳光下看书时,从常用口语书上学来的话: Eg tala bara ensku. 我只说英语。 我是美国人。
老人慢慢点点头,说: 我的族人很久以前就从这里前往美国了。他们到了那里,然后又回到冰岛。他们说那里是一个适合人类生活的好地方,但不适合神。没有自己的神明陪伴,人类觉得很……孤独。 他的英语说得很流利,只是句子的停顿和音节有点古怪。影子认真看着他。近距离看,老人比影子想象的更加苍老,皮肤布满皱纹,像花岗岩上的裂纹。
老人说: 我认识你,孩子。
你认识我?
你和我,我们都走过同样的路。我也曾被悬吊在树上,整整九天九夜,那是我给自己献上的牺牲。我是众神之主,我是绞刑架之神。
你是奥丁。 影子说。
老人沉思着点点头,似乎在掂量这个名字的重量。 他们用很多名字称呼我,不过,是,我是奥丁,波尔之子。 他说。
我看见你死了, 影子说, 我还为你的尸体守灵。为了获得力量,你试图毁灭许多神明,当作给你自己的献祭。这就是你做的事。
我没有做过。
是星期三做的。他就是你。
没错,他是我。但是,我并不是他。 老人搔搔鼻子,帽檐上的海鸥羽毛来回舞动。 你要回去吗? 绞刑架之神问他, 回美国? 那里没有什么值得我回去的。 影子说。话刚一出口,他就知道那不过是一个谎言。
有事情在那边等着你。 老人说, 会一直等到你回去。
一只白色蝴蝶从他们身边翩翩飞过。影子没有说话。众神和他们的破事,他已经受够了,未来几辈子都受够了。也许他应该搭巴士去机场,他想,另外换一张机票,搭乘一架飞机,随便飞去哪个他从未去过的地方,就这样一直旅行下去。
对了, 影子说, 我有东西给你。 他把手伸进裤子口袋,把那件东西攥在手心里。 伸出你的手。
奥丁凝视着他,眼神古怪而严肃。然后他耸耸肩,伸出右手,手掌朝下。影子把老人的手翻过来,让他掌心朝上。
他张开自己的手,先是一只手,再换另一只手,表明手中空无一物。然后,他把玻璃假眼推到老人皮革一样坚韧的手心中,把它留在那里。
你是怎么做到的?
是魔法。 影子说,脸上没有一丝笑容。
老人先是微微一笑,接着哈哈大笑起来,拍手鼓掌。他用拇指和食指夹住假眼,仔细查看,然后点点头,好像知道这是什么东西。他把它塞进挂在他腰间的皮革小包里。 Takk karlega.我会保管好这个东西的。
不客气。 影子说。他站起来,擦掉裤子上沾的青草。他合上书本,把它放回背包的侧袋里。
再来一次。 仙宫之主说,脑袋傲慢地一晃,声音低沉地命令他, 我要再看一次。再变一次。
你们这些人, 影子说, 总是这么贪得无厌。好吧,再来一个,是我从一个已经去世的家伙那里学来的。
他把手伸进虚无,凭空拈出一枚金币。这只是一枚普通的金币,它不能让死人复活,也不能治疗疾病。但它的的确确是一枚金币。 就这些了, 他说着,拇指和食指捏住金币,展示给老人看, 就这么多了。
他拇指一弹,把金币弹到空中。金币旋转着划出一道金色弧线,在阳光下闪烁出耀眼光芒。它悬在仲夏的天空里,仿佛永远都不会掉下来一样。也许它真的永远不会掉下来。影子没有等着看结果。他转身离开,脚步不停地一直向前走去。

文摘

这是风暴来临的时刻。
他可以感觉到正在发生的剧变。旧的世界,这个无限巨大、拥有无限资源和未来的世界,正在面对来自另一个世界的挑战——一个充满能量、观点与旋涡的网络世界。
人们有信仰,影子想,人就是这样。他们有信仰,但是却不会为他们的信仰而承担责任。他们用自己的信念造出神灵,却不信任自己的造物。他们用幽灵、神明、电子和传说故事填满他们无法把控的黑暗。
他们想象出某种东西,然后相信它的存在,这就是信仰,坚如岩石的信仰。一切就是这么开始的。
这座山顶就是战场,他一眼就看出来了。战场的两边,他们正在排兵布阵。
他们实在太巨大了,在这个地方,一切都是如此巨大。
这里有来自旧时代的神:拥有老蘑菇般棕褐色皮肤的神、鸡肉般粉红色皮肤的神,还有秋天树叶般黄色皮肤的神。他们有的疯狂暴躁,有的理智平静。影子认出了那些旧神,他见过他们,或者见过他们的同类。这里有火魔神伊夫里特,有比奇斯小精灵,有巨人族,还有矮人族。他看见了在罗德岛那间黑暗卧室里的女人,看到她头发上缠绕扭动的绿色毒蛇。他看见了在旋转木马上认识的玛玛吉,现在她的手上沾满鲜血,脸上挂着微笑。他认识他们所有人。
与此同时,他也认出了那些新时代的神。
有一个像过去的铁路大亨,穿着过时的西装,马甲上垂下怀表的链子。他身上有那种曾经辉煌、现在颓唐的神态,眉头紧皱。
还有一群巨大的灰色神灵,他们是飞机之神,继承了人类飞行的梦想。
还有汽车之神,一群孔武有力、表情严肃的人,黑色手套和铬合金牙齿上沾满鲜血。自从阿兹特克文明之后,人类再也没有向别的神明献上如此之多的牺牲献祭。连他们似乎也有些不安,因为世界正在改变。
还有那些脸部好像由模糊的荧光点组成的人,他们发出柔和的光与热,好像存在于自己的光芒中。
影子为他们全体感到难过。
所有新神身上都有一股傲慢自大的神态,影子看得出来,但也看出了他们的恐惧。
他们恐惧的是,除非他们能跟上世界不断变化的步伐,除非他们能按照他们的设想去重新创造、重新描绘、重新组建这个世界,否则,他们的时代总有一天也会结束。
两大阵营,每一方都勇敢地面对敌人。对任何一方来说,对方是魔鬼,是怪物,是注定该死的东西。
影子看得出来,最初的冲突已经爆发过了。岩石上遗留着血迹。
他们正在做最后的准备,投入一场真正的恶战,开始真正的战争。
他想,要么现在就行动,要么就永远没有机会了。如果他不立刻行动起来,一切都晚了。
在美国,任何事物都会永恒,一个声音在他脑中响起,比如五十年代,它可以延续千年。不用着急,你有得是时间。
影子走了出去,走路的方式既有点像是闲逛,又有点像是怕自己会绊倒,他一直走到战场的正中央。
他能感到无数目光落在他身上,那是来自无数双眼睛或者根本没有眼睛的生物的目光。他颤抖起来。
水牛人的声音说:你做得很好。
影子暗想:那还用说!我今天早上才从死亡中归来。经历死亡之后,任何事情都是小菜一碟。
你们应该知道, 影子对着空气,用交谈的口吻说, 这并不是一场战争,从一开始就注定不会成为一场战争。如果你们中有谁认为这是一场战争,就是在欺骗自己。 双方阵营里都传来不满的嘈杂声。他的话谁都没镇住。
我们是在为我们的生存而战。 战场一侧,一个牛头人身的米诺陶吼道。
我们是在为我们的存在而战。 另外一侧,一根闪闪发光的烟柱也叫了起来。
对神来说,这是一块糟糕的土地。 影子说。作为演说的开始,这句话也许比不上那句著名的 朋友们,罗马公民们,同胞们 ,但它吸引大家注意力的效果还是挺不错的。 你们可能早就以各自不同的方式明白了一个道理:旧的神灵被冷落、被遗忘。新的神灵快速崛起,同时也被快速抛弃。转眼之间,他们就被甩到一边,为刚刚诞生的下一位伟大神灵让
路。你们有的已经被人遗忘,有的害怕自己有一天被人遗忘,成为过时的神,还有的也许已经厌倦只存在于人类的一时兴致中。
嘈杂声减弱了。他们认同了他的话。趁着他们专心倾听的机会,他必须把真相告诉他们。
有一位来自遥远国度的神,随着人们对他的信仰淡化,力量和影响力也在衰退。他是一位需要从牺牲献祭、死亡,特别是从战争中获取力量的神。在战争中战死的战士们,他们的死亡全部献祭给这位神——在他原来的国家里,整个战场都是献祭给他的牺牲品,让他从中获得力量和食物。
现在他老了。他只能靠当骗子骗钱维生,与同样来自万神殿的另一位神做搭档,一位混乱和狡诈之神。他们联手,诈骗那些容易受骗的家伙。他们联手,从他人身上获得他们想要的一切。
然后某一天——也许是五十年前,也许是一百年前,他们制订了一个行动计划。这个计划可以创造出无比巨大的、他们两个都需要的力量。他们可以变得比过去任何时候都更加强大。毕竟,还有什么比一个堆满战死众神尸体的战场更有力量的呢?他们设下的这个骗局就叫作
‘你们和他们决战’。
你们明白了吗?
你们在这里进行的这场战斗,重要的并不是哪一方胜利、哪一方失败。对于他,对于他们两人来说,胜负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双方神灵是不是死得足够多。在战斗中,你们每倒下一个,就会带给他一份力量。你们每个战死者,都会喂饱他贪婪的胃口。你们还不明白吗? 人群中爆发出一声愤怒的咆哮,声音像什么东西突然着火了。咆哮声回荡在战场上。影子的目光转向发出声音的方向。怒吼出声的是一个巨大的男人,皮肤是桃花心木的深褐色,他赤裸着胸膛,戴着一顶高高的礼帽,嘴上放肆地叼着一根烟。他说话的声音低沉,仿佛来自坟墓。巴龙・萨麦帝说: 够了。但奥丁确实死了,死在和平会议上。是那些狗娘养的混蛋杀了他。他死了。我了解死亡。没有谁可以用假死来糊弄我。
影子说: 那是当然。他必须真正死掉。他以自己的肉体为献祭,点燃这场战争。战争过后,他就可以拥有远胜于过去的强大力量。
有人叫起来。 你到底是谁?
我是——我曾经是——他的儿子。
一位新神——从他的笑容、闪亮的装饰品和控制不住的哆嗦来看,影子估计他是毒品之神——开口说: 可世界先生说……
根本没有什么世界先生。从来没有过。他只是另外一位需要你们这些混蛋用他制造的骚乱去喂饱的神。 他看得出他们相信他了,他能从他们的眼神中读出深受伤害的神情。
影子摇摇头。 你们知道吗? 他继续说下去, 我认为,我宁可做一个普通人,也不愿做一位神灵。我们不需要让别人来信仰我们,我们只要做好自己就可以了。这就是我们应该做的事。
周围一片寂静,山顶鸦雀无声。
紧接着,一声爆裂轰鸣,凝结在空中的那条闪电击中山顶。整个战场顿时陷入一片黑暗。
黑暗中,在场的某些神灵发出光芒。
影子不知道他们会不会和他争吵、会不会攻击他,或者干脆杀了他解恨。他耐心等待着他们的反应。
就在这时,影子发现光芒也熄灭了。众神开始离开,一开始只有几个人,然后是一群一群地离开。最后,上百人一起离开。
一只体型大得像一头罗威纳犬的蜘蛛,迈着沉重的脚步向他匆匆爬过来。它只有七条腿,眼睛闪烁着微弱的光芒。
影子有些发怵,但他还是固守原地,没有移动。
靠近他之后,蜘蛛开口说话,吐出的居然是南西先生的声音: 干得不错,我以你为傲。你做得很好,孩子。
谢谢。 影子说。
我们得把你带回去。在这个地方待太久,你会受不了的。 它伸出一只毛茸茸的褐色蜘蛛腿,搭在影子肩膀上…


书友评论及读后感

[一口气读完,爽快。]光怪陆离、天马行空。脑洞稍微开的有点大,有些桥段有些别扭,但是也不影响整体的感受。 同步看了剧集,剧情的改编让阴郁的气氛变成了蹩脚的恶作剧般…… 同时暴力和裸露比较刻意,缺少美感。星期三和影子演的到还是不错,就是影子显得有点蠢,完全不如小说的张力。

[幻想,现实,傻傻分不清。]刚开始,看着像现实;然后,看着看着像幻想;然后,再看,有现实背景…… 现代人应该反思。

[可谓神作]构建了一个完美的世界观,完全能够自圆其说,谁知道神的世界是否真的如此呢?

[千万别看剧透]尽量不剧透的说,这书读起来像是一个伤感的老故事,想看神魔斗法的就不要看了。这不是成人版的《哈利波特》或者《珀西杰克逊》,我感觉作者卖的不是故事,而是像他自己说的,卖的是散文,关于他对于神性或人性的看法。

[我也想找找身边的神]看了一集电视,觉得这是个很有趣的故事,就买了书。神的神通没有失控,故事迷幻又不失温情。很喜欢。

[没有众神,人类是孤独的]人是一种渴望被承认,被许诺,被信任的一种生物,于是创导了神。

[这个架构够拍美剧十季]这个作者真的没办法,服气。点子,构思不要命的给你看,一点不怕浪费才气。 写人写腻了,写神。写出些市井流氓气,阿三神棍气,草原流寇气,流亡宫廷复仇气以及机械电气... 不走寻常路。神们多落魄,这是希腊奥林匹斯故事的地下伦敦版。 后来我看光明王,还好还好,不是什么东西都让你盖曼占尽了。

[宏大的神话人物集合]出现了许多国家神话传说中的神,奥丁和洛基的性格仍然像在北欧神话里那样。剧情跌宕起伏,是一本值得一读的好书!

[另一个角度看信仰]有趣,这是个悬疑小说,融入了很多的元素,谈论了很多东西,很多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