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镖记》白羽

编辑:千味书屋 来源: 九零文学网 时间: 2019-02-25 06:02:51 阅读: 575次
《联镖记》白羽

基本信息

书名:《联镖记》
丛书名民国武侠小说典藏文库
作者白羽
(作者)
出版社中国文史出版社
出版时间:第1版(2017年1月1日)
页数:432页
语种:简体中文
开本:16
ISBN:7503483679,9787503483677
ASIN:B06XFDFZWQ
版权:中国文史出版社

编辑推荐

《联镖记》由中国文史出版社出版。





目录

我的生平
提要
第一章小白龙斗剑劫镖
第二章过天星赴援拒寇
第三章邓飞蛇夜袭焚舟
第四章不速客挟诈吊丧
第五章林镖头遗榇北归
第六章未亡人灵前设誓
第七章海燕子纵火搜孤
第八章摩云鹏画计远飚
第九章横江蟹窥门蹑迹
第十章青纱帐冒雨夜奔
第十一章亡命客款关求救
第十二章联庄会传檄御贼
第十三章老拳师仗义助逃
第十四章二贼徒踩盘落网
第十五章乡公所讯贼诱供
第十六章降龙木寻仇见逐
第十七章邓飞蛇激众奋战
第十八章小辛集群寇攻庄
第十九章寻仇客歧路亡羊
第二十章邓飞虎劫牢救弟
第二十一章狮子林联镖搏虎
第二十二章金牛寨丧酋离心
第二十三章高雌虎携子访艺
第二十四章小白龙脱劫遇艳
第二十五章杨春芳救难乘龙
第二十六章小白龙迎娶春芳
第二十七章凌娘子疑诘生客
第二十八章邓飞蛇延贤被拒
第二十九章程黑鹰选婿联镖
第三十章女镖客洒钱击盗
第三十一章紫天王凭舟御贼
第三十二章飞蛇寻仇惊折臂
第三十三章林狮护舟败群贼
整理后记


经典语录及文摘

我的生平
生而为纨绔子
民国纪元前十三年九月九日,即己亥年八月初五日,我生于 马厂誓师 的马厂。
祖父讳得平,大约是老秀才,在故乡东阿做县吏。祖母周氏,系出名门。祖母生前常夸说:她的祖先曾在朝中做过大官,不信, 俺坟上还有石人石马哩!’’这是真的。什么大官呢?据说 不是吏部天官,就是当朝首相 ,在什么时候呢?说是 明朝 !
大概我家是中落过的了,我的祖父好像只有不多的几十亩地。而祖母的娘家却很阔,据说嫁过来时,有一顷啊也不是五十亩的奁田。为什么嫁祖父呢?好像祖母是个独生女,很娇生,已逾及笄,择婿过苛,怕的是公公婆婆、大姑小姑、妯妯娌娌……人多受气,吃苦。后来东床选婿,相中了我的祖父,家虽中资,但是光棍儿,无公无婆,无兄无弟,进门就当家。而且还有一样好处。俗谚说: 大女婿吃馒头,小女婿吃拳头。 我的祖父确大过她几岁。于是这 明朝的大官 家的姑娘,就成为我的祖母了。
然而不然,我的祖父脾气很大,比有婆婆还难伺候。听二伯父说,祖父患背疽时,曾经挝打祖母,又不许动,把夏布衫都打得渗血了。
我们也算是 先前阔 的,不幸,先祖父遗失了库银,又遇上黄灾。老祖母与久在病中的祖父,拖着三个小孩(我的两位伯父与我的父亲,彼时父亲年只三岁),为了不愿看亲族们的炎凉之眼,赔偿库银后,逃难到了济宁或者是德州,受尽了人世间的艰辛。不久老祖父穷愁而死了。我的祖母以三十九岁的孀妇,苦斗,挣扎,把三子抚养成人。——这已是六十年前的事了。
我七岁时,祖母还健在:腰板挺得直直的,面上表情很严肃,但很爱孙儿,——我就跟着祖母睡,曾经一泡尿,把祖母浇了起来——却有点偏心眼,爱儿子不疼媳妇,爱孙儿不疼孙女。当我大妹诞生时,祖母曾经咳了一声说: 又添了一个丫头子! 这 又 字只是表示不满,那时候大妹还是唯一的女孩哩!
我的父亲讳文彩,字协臣,是陆军中校袁项城的卫队。母亲李氏,比父亲小着十六岁。父亲行三,生平志望,在前清时希望戴红顶子,人民国后希望当团长,而结果都没有如愿;只做了二十年的营官,便殁于复辟之役的转年,地在北京西安门达子营。
大伯父讳文修,二伯父讳文兴。大伯父管我最严,常常罚我跪,可是他自己的儿子和孙子都管不了。二伯父又过于溺爱我。有一次,我拿斧头砍那掉下来的春联,被大伯父看见,先用掸子敲我的头一下,然后画一个圈,教我跪着。母亲很心疼地在内院叫,我哭声答应,不敢起来。大伯父大声说: 斧子劈福字,你这罪孽! 忽然绝处逢生了,二伯父施施然自外来,一把先将我抱起,我哇的大哭了,然后二伯父把大伯父 卷 了一顿。大伯父干瞪眼,惹不起我的 二大爷 !
大伯父故事太多,好苛礼,好咬文,有一种嗜好:喜欢磕头、顶香、给人画符。
二伯父不同,好玩鸟,好养马,好购买成药,收集 偏方 ; 偏方治大病! 我确切记得:有两回很出了笑话!人家找他要痢疾药,他把十几副都给了人家;人问他: 做几次服? 二伯父掂了掂轻重,说: 分三回。 幸而大伯父赶来,看了看方单,才阻住了。不特此也,人家还拿吃不得的东西冤他,说主治某症,他真个就信。我父亲犯痔疮了,二伯父淘换一个妙方来,是 车辙土,加生石灰,浇高米醋,熏患处立愈 。我父亲皱眉说: 我明天试吧! 对众人说: 二爷不知又上谁的当了,怎么好! 又有一次,他买来一种红色药粉,给他的吃乳的侄儿,治好了某病。后来他自己新生的头一个小男孩病了,把这药吃下去了,死了!过了些日子,我母亲生了一个小弟弟,病了,他又逼着吃,又死了。最后大嫂嫂另一个孩子病了,他又催吃这个药。结果没吃,气得二伯父骂了好几次闲话。
母亲告诉我:父亲做了二十年营长,前十年没剩下钱,就是这老哥俩大伯和二伯和我的那位海轩大哥(大伯父之子)给消耗净了的;我们是始终同居,直到我父之死。
踏上穷途
父亲一死,全家走入否运。父亲当营长时,月入六百八十元,亲族戚故寄居者,共三十七口。父亲以脑溢血逝世,树倒猢狲散,终于只剩了七口人:我母、我夫妻、我弟、我妹和我的长女。直到现在,长女夭折,妹妹出嫁,弟妇来归,先母弃养,我已有了两儿一女,还是七口人;另外一只小猫、一个女用人。
父亲是有名的忠厚人,能忍辱负重。这许多人靠他一手支持二三十年。父亲也有嗜好,喜欢买彩票,喜欢相面。曾记得在北京时有一位名相士,相我父亲就该分发挂牌了。他老人家本来不带武人气,赤红脸,微须,矮胖,像一个县官。但也有一位相士,算我父亲该有二妻三子、两万金的家私。倒被他料着了。只是只有二子二女,人说女婿有半子之份,也就很说得过去。至于两万金的家财,便是我和我弟的学名排行都有一个 万 字。
然而虽未必有两万金,父亲殁后,也还说得上遗产万贯。——后来曾经劫难,只我个人的藏书,便卖了五六百元。不幸我那时正是一个书痴,一点世故不通,总觉金山已倒,来日可怕,胡乱想出路,要再找回这每月数百元来。结果是认清了社会的诈欺!亲故不必提了,甚至于三河县的老妈郭妈——居然怂恿太太到她家购田务农,家里的裁缝老陈便给她破坏: 不是庄稼人,千万别种地!可以做小买卖,譬如开成衣铺。
……
当我在北京时,虽然不乏热情的援手,而我依然处处失脚。自从到津,当了外勤记者以后,虽然也有应付失当之时,而步步多踏稳——这是什么缘故呢?噫!青年未改造社会,社会改造了青年。
我再说一说我的最近的过去。
我在北京,如果说是 穷愁 ,那么我自从到津,我就算 穷 之外,又加上了 忙 ;大多时候,至少有两件以上的兼差。曾有一个时期,我给一家大报当编辑,同时兼着两个通讯社的采访工作。又一个时期,白天做官,晚上写小说,一个人干三个人的活,卖命而已。尤其是民二十一至二十三年,我曾经一睁开眼,就起来写小说,给某晚报;午后到某机关(注:天津市社会局)办稿,编刊物,做宣传;(注:晚上)七点以后,到画报社,开始剪刀浆糊工作;挤出一点空来,用十分钟再写一篇小说,再写两篇或一篇短评!假如需要,再挤出一段小品文;画报工作未完,而又一地方的工作已误时了。于是十点半匆匆地赶到一家新创办的小报,给他发要闻;偶而还要作社论。像这么干,足有两三年。当外勤时,又是一种忙法。天天早十一点吃午餐,晚十一点吃晚餐,对头饿十二小时,而实在是跑得不饿了。挥汗写稿,忽然想起一件心事,恍然大悟地说: 哦!我还短一顿饭哩!
这样七八年,我得了怔忡盗汗的病。
二十四年冬,先母以肺炎弃养;喘哮不堪,夜不成眠。我弟兄夫妻四人接连七八日地昼夜扶侍。先母死了,个个人都失了形,我可就丧事未了,便病倒了;九个多月,心跳、肋痛,极度的神经衰弱。又以某种刺激,二十五年冬,我突然咯了一口血,健康从此没有了!
易地疗养,非钱不办;恰有一个老朋友接办乡村师范,二十六年春,我遂移居乡下,教中学国文——决计改变生活方式。我友劝告我: 你得要命啊!
事变起了,这养病的人拖着妻子,钻防空洞,跳墙,避难。二十六年十一月,于酷寒大水中,坐小火轮,闯过绑匪出没的猴儿山,逃回天津;手头还剩大洋七元。
我不得已,重整笔墨,再为冯妇,于是乎卖文。
对于笔墨生活,我从小就爱。十五六岁时,定报,买稿纸,赔邮票,投稿起来。不懂戏而要作戏评,登出来,虽是白登无酬,然而高兴。这高兴一直维持到经鲁迅先生的介绍,在北京晨报译著短篇小说时为止;一得稿费,渐渐地也就开始了厌倦。
我半生的生活经验,大致如此,句句都是真的么?也未必。你问我的生活态度么?创作态度么?
我对人生的态度是 厌恶 。
我对创作的态度是 厌倦 。
四十而无闻焉,‘死’亦不足畏也已! 我静等着我的最后的到来。
(二十七年十二月二十日)

《联镖记》,系 钱镖四部作 之四,1938年在北京《实报》连载,天津正华出版部先后分六卷出版单行本,每卷六章,各卷初版年月:卷一,1939年6月;卷二,1940年2月;卷三,1940年5月;卷四,1941年12月;卷五,1942年1月;卷六,1942年2月;全书共三十六章,未完。
1941年11月,在北京《立言画刊》以《大泽龙蛇传》篇名续撰。

版权页:



遥见大河堤南首,大雨中,隐隐一道黄光。电光雷声中,仅仅听得大车溅泥之声。群盗呼啸一声,往前扑去。于是,择要路口,一带丛林暗影中,亮开拨子。分头藏好,把火亮预备在手下。
不大工夫,两辆轿车扑噔扑噔地溅泥路,奔大堤而来,越来越近,渐渐辨出车形。相距切近,踏盘子伙计于涛一撮口唇,吱吱地连响了两声呼哨。潜伏在堤下、林中的匪党,立刻各展兵刃,一声断喝,把车前的道路横截住。同时车后的道路也闪出人影来,把退路也给剪断。几个匪党把预备的孔明灯,就雨地里拉开灯门。
迎面而来的两辆轿车,立刻勒住。跟在车后的黄、邱二人,互相招呼了一声,把兵刃亮出来。料想这时魏七师傅已率程氏母子走开了,两人便将刀一抱,方要答话,飞蛇邓潮早用金背刀一指,喝道: 呔,对面的安远镖局走狗,太爷小白龙在此等候多时。姓魏的在场,快把林廷扬的老婆孩子交出来!…… 邱良未容贼人说完话,一扬手,先下手为强,打出一件暗器来。
飞蛇邓潮一纵身闪过,一阵狂笑道: 镖行走狗,不知死活! 他部下十几个人,早不待吩咐,纷纷闯出来。当先一道黑影,抡刀照邱良便砍,另有一个贼便奔向黄仲麟。黄、邱二人连敌人的面貌都未看清,赶紧抡刀接架。

书友评论及读后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