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棘与白骨的王国(卷3):血腥骑士》格里格·凯斯

编辑:千味书屋 来源: 九零文学网 时间: 2019-02-25 05:42:50 阅读: 617次
《荆棘与白骨的王国(卷3):血腥骑士》格里格·凯斯

基本信息

书名:《荆棘与白骨的王国(卷3):血腥骑士》
外文书名:TheKingdomsofThornandBone
丛书名荆棘与白骨的王国
作者格里格·凯斯
(GregKeyes)(作者),朱佳文(译者)
出版社重庆出版社
出版时间:第1版(2014年1月1日)
页数:511页
语种:简体中文
开本:32
ISBN:9787229071851
ASIN:B00HF314XM
版权:重庆出版集团

编辑推荐

《荆棘与白骨的王国》与《冰与火之歌》、《魔戒》齐名的最伟大的史诗奇幻作品,以其精妙的文笔,震撼的故事引得了全球千万读者的赞誉。本次修订版在原版的基础上做了大量润色,完美还原作者笔下如诗如画的奇幻世界!
·美国著名科幻奇幻小说家格里格·凯斯,用细腻的语言、缜密的思维、绝妙的手法创造了一个充满着魔法与战争的世界,一个拥有着激情与浪漫的故事,再掀幻想热潮!
·世界排名前十的奇幻小说, 最坏的奇幻 评选推荐小说,全球读者过千万次。



媒体书评

凯斯将众多不同的文化,宗教,风俗,语言等元素巧妙地融合在一起,从而浇筑起了这部史诗般的传奇巨著。
—《出版人周刊》
这是一部优秀的幻想小说,有着如恒河沙数般漫长的战争。一段浪漫的伟大爱情,其间那非凡的奇迹感更是让我们深刻感受到了幻想的魅力,是的,它不仅仅拥有着激烈的厮杀,宏伟壮阔的战争,尔虞我诈的政治手腕,同时又充满着令人目眩神迷的奇迹。
—《奇幻科幻小说杂志》
我简直像是经历了一趟充满了勾心斗角和惊心动魄的超高速之旅,《荆棘王》是自《权利的游戏》(乔治.R.R.马丁经典奇幻名著《冰与火之歌》中的一卷)以来我看过的最有独创性的一部小说!
—《新闻星报》
书中的角色洋溢出生命的光彩,凯斯让我从第一页开始便沉醉其中,我热切期待着接下来的每一卷 荆棘与白骨的王国 系列。
—查尔斯·德林,《心之森林》,《洋葱女孩》获奖作者


作者简介

格里格·凯斯(GregKeyes)
1963年出生于美国密西西比州,是科幻、奇幻界的中坚派作家,同时在乔治亚大学从事人类学研究,于神话、传说、历史、宗教祭祀、语言等领域极有造诣。作品有《非理性时代》系列,《星球大战:新杰迪兄弟会》系列,《荆棘与白骨的王国》系列等。

译者简介:
朱佳文
上海崇明人,喜爱幻想文学与英语翻译,曾翻译乔治·马丁的《光逝》《图夫航行记》等作品。


目录

序章龙蛇密室之中1
第一部世界深处之河9
第一章迷失11
第二章魔鬼的踪迹19
第三章熟悉的国度,陌生的国度34
第四章新曲44
第五章恶魔51
第六章史林德62
第七章复仇72
第八章艰难抉择82
第九章重生87
第二部根处之毒液94
第一章众人之中95
第二章与女公爵的谈话104
第三章疯狂之子115
第四章萝丝的故事126
第五章树林之中138
第六章魂灵现身150
第七章圣监会160
第八章场景变换171
第九章龙蛇183
第十章剑之乐章192
第十一章门徒书204
第十二章心与剑218
第十三章梭尼图230
第十四章作战会议239
第十五章伏击245
第三部归还之书253
第一章迷宫254
第二章淹地264
第三章巴戈山中276
第四章新调式287
第五章重返伊斯冷293
第六章分岔路305
第七章疯狼316
第八章彬彬有礼的毒蛇326
第九章皮肤335
第十章高贝林王庭340
第十一章沙恩林352
第十二章裴尔修女363
第十三章克瑞普林374
第四部王座385
第一章江湖骗子386
第二章山羊背上397
第三章重审历史405
第四章送葬曲411
第五章巫角山415
第六章死亡的行踪423
第七章协奏曲436
第八章守望墙之战447
第九章出乎意料的盟友457
第十章舰队467
第十一章自由476
第十二章人剑合一485
第十三章玛蕊莉的守望493
终章绝佳表现502
致谢511


经典语录及文摘

一个女性作曲家会受到何种对待?她会有接不完的委托吗?她能生活富足吗?
也许不能。这也不会增加她得到美满婚姻的概率:事实上,或许还会有所减少。
噢,到时候我们再谈这个吧?至于眼下,不如由你为我弹点儿什么——只要你开心,弹什么都行,然后我们就上课,好吗?
她开心地点点头,在那台乐器面前坐下,小巧的手指放在红黄相间的琴键上。她试验性地轻敲某个琴键,随即按下,奏出微妙的颤音。石室中飘扬的音色如此甜美,里奥夫觉得自己的心也像温热的蜡汁那样流淌起来。
梅丽轻咳一声,开始弹奏。
她起初弹奏的曲调很简单,他听出那是一首莱芮摇篮曲,一段完全用恩特拉玛——又名 夜晚之灯 ——调式弹奏的旋律,特点是轻快、哀伤、抚慰人心。梅丽用右手弹奏着旋律,而左手则不断重复一段极其简单的三和弦作为伴奏。总之,这是首迷人的曲子,而当他意识到自己并未教过她这种演奏方法时,惊讶顿生——这必定是她自己琢磨出来的。他等待着,看她如何继续。
一如他的预期,旋律最终出现了变化,将他带入了下一段曲调,此时悠长的和弦变成了一组动人的复调。音色完美无瑕,令人感伤,却又恰到好处。就像一位母亲将襁褓中的孩子抱在怀里,哼唱一首早已唱过上百次的歌谣。里奥夫几乎能感觉到触及肌肤的毛毯,轻抚头发的柔荑,还有自远方牧场吹入育儿室的柔和晚风。
最后那段和弦再起转折,且出人意料。和声突然挣脱了束缚,开始天马行空,仿佛这旋律已飘出了窗棂,把婴孩和母亲抛在身后。里奥夫意识到调式已从柔和的第二调式转为旋律悠长的第七调式 瑟菲亚 ,但就算改换了调式,这段伴奏也显得很古怪。而且它变得愈加怪异,里奥夫意识到,梅丽奏出的音乐早已从催眠曲转为梦境,而此刻再生剧变——转向噩梦。
背景的和声就像在床底蠕动的梦魇,曲调转为几乎无法察觉的中段和声,而高亢的音符就像许多只蜘蛛,夹带着头发烧焦的气息。梅丽的脸上除了专注之外全无表情,那张孩童独有的光洁脸孔尚未遭受岁月的侵袭,也未曾经历过恐惧、忧虑、失望与憎恨的蹂躏。可他聆听的并非她的面孔,而是某种自她灵魂中诞生之物,而它,显然并非纯净无瑕。
在他想通这点以前,旋律突然破碎:化作碎块的它想将自己拼凑完整,却有心无力,仿佛早已忘却了原本的模样。轻快的曲调成了加快三倍的维沃尔舞曲,这令他脑中浮现出一场疯狂的假面舞会,来宾面具下的脸孔远比面具本身更骇人——怪物化装成人,正如人类伪饰成怪物。
接着,在疯狂的重压下,旋律再次汇聚,力度也比先前更强,可如今它局限在低音区域,只用左手演奏。它将其余音符聚集到身旁,加以抚慰,到最后,这段复调几与赞美诗无异。接着,那段简单的三和弦再度响起。梅丽又将它们带回育儿室内,带回这安全之地,可声音已起了变化。演唱者从母亲变成了父亲,而这次,和弦终于戛然而止。
曲终之时,里奥夫发觉自己潸然泪下。从理论上说,就算是修习多年的学生,这样的表现也令人惊异,何况梅丽只跟他学习了两个月而已。可这段乐曲中不容忽视的纯粹力量——还有它所暗示的灵魂——足以令任何人惊叹不已。
这是圣者的杰作。 他喃喃道。
在受刑期间,他几乎已经不再信仰诸位圣者,至少不再相信他们会关心他的疾苦。可梅丽只动了几下手指,就彻底改变了他的看法。
你不喜欢听吗? 她羞怯地问道。
我很喜欢,梅丽, 他低声说。他努力抑制住声音的颤抖, 这首曲子——你能再弹一遍吗?就像刚才那样?
她皱皱眉。 我想可以。这是我第一次弹它。不过它一直待在我脑子里呢。
是啊, 里奥夫说, 我明白你的意思。我也是这样。可我从没有……你能再弹一次吗,梅丽?
她点点头,双手放上琴键,分毫不差地重新弹奏了一遍。
你得学会把你的音乐写下来, 他说, 你愿意学吗?
愿意。 女孩说。
很好。你只能自己来了。我的手…… 他无助地抬起双手。
它们怎么啦? 梅丽又问了一遍。
一些坏人干的, 他承认。 可他们已经不在这儿了。
我很想看看那些家伙, 梅丽说, 我很想看着他们死掉。
别这么说, 他柔声说, 憎恨没有意义,梅丽。完全没有意义,它只会伤害你。
要是能伤害他们,我不介意受伤害。 梅丽顽固地说。
也许吧, 里奥夫告诉她。 可我会介意。现在,我们来学习写字,好不好?这首曲子的名字叫什么?
她突然害羞起来。
它是献给你的, 她说, 《里奥夫之歌》。

书友评论及读后感

[挺快的]物流挺快的,这个系列相当不错,虽然不及魔戒和冰与火之歌,但实数奇幻小说的上乘之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