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与火之歌:纪念版》乔治·R·R·马丁

编辑:千味书屋 来源: 九零文学网 时间: 2021-05-28 11:37:17 阅读: 282次
《冰与火之歌:纪念版》乔治·R·R·马丁

基本信息

书名:《冰与火之歌:纪念版》
作者乔治·R·R·马丁
出版社重庆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01-01
语种:简体中文
开本:16开
ISBN:9787229128692
ASIN:25243844

编辑推荐

“冰与火之歌”系列小说是美国“国宝级”文学作品,

是*奇幻大师乔治•R.R.马丁积20余年之功精耕细作而成的经典。

已出的前五卷共获得四次“轨迹奖年度*小说”、五次世界奇幻奖提名、

四次“雨果奖”提名并获得一次大奖以及三次“星云奖*长篇”提名。

目前,该系列图书已在全球以数十种语言翻译出版,

销量接近八千万册,掀起了全球性的“冰与火之歌”热潮。

自2011年以来,由于HBO同名电视剧的推动,

越来越多的人得以接触到这部经典,

使其得以长时间霸占《纽约时报》畅销书排行榜前十位的多个位置。

国王之手琼恩•艾林离奇死亡,七国国王劳勃•拜拉席恩亲自造访临冬城,

希望北境领主奈德•史塔克能出任新的御前首相,携手治理王国。

奈德举棋不定,勉强答应助好友一臂之力。

与此同时,远古传说中早已灭绝的生物开始蠢蠢欲动,预谋回到这片古老的大陆……


名人评书

·744p超厚精装,全新的装帧设计、全新的纸张材质,*!收藏!总有一款适合你!

·国外独家授权精美封面图,带来全新的视觉感受!


媒体书评

◆乔治R.R马丁邀请我们参与了一场罕见的幻想盛会,讲一个细腻逼真,兼具浪漫与写实的世界呈现在我们眼前。——芝加哥《太阳报》

◆*好的幻想小说之一。——《丹佛邮报》

◆披着魔幻外衣说“史诗”。——《南方人物周刊》◆仿佛上古奇书《山海经》的西方版,让人欲罢不能、欲说还休。——《新京报》


作者简介

乔治·R.R.马丁,1948年出生于美国,*奇幻大师。其著名小说包括史诗奇幻经典之作《冰与火之歌》系列,《热夜之梦》《图夫航行记》《光逝》《风港》(均由我社引进)等。迄今为止,他已获包括四尊雨果奖、两尊星云奖、一尊世界奇幻文学奖、一尊世界恐怖文学奖、十二尊轨迹奖、一次世界奇幻文学终身成就奖在内的无数奖项。2011年,美国《时代周刊》将马丁评为“全世界*有影响力的一百位人物”之一,肯定了乔治•R.R.马丁在欧美文坛的至尊地位。



经典语录及文摘

序幕

“既然野人已经死了,”眼看周围的树林逐渐黯淡,盖瑞不禁催促,

“咱们回头吧。”

“死人吓着你了吗?”威玛.罗伊斯爵士带着轻浅的笑意问。

盖瑞并未中激将之计,年过五十的他算得上是个老人,这辈子看过太多贵族子弟来来去去。“死了就是死了,”他说,“咱们何必追寻死人。”

“你确定他们真死了?”罗伊斯轻声问,“证据何在?”

“威尔看到了,”盖瑞道,“我相信他的话。”威尔料到他们早晚会把自己卷入这场争执,只是没想到这么快。

“我娘说过,死人没戏可唱。”他插嘴道。

“威尔,我奶妈也说过这话。”罗伊斯回答,“千万别相信你在女人怀里听到的东西。就算人是死了,也能让我们了解很多东西。”他的话音在暮色昏暝的森林里回荡,似乎吵闹了点。

“回去的路还长着呢,”盖瑞指出,“少不了走个八九天,况且天色渐渐暗下来了。”

威玛.罗伊斯爵士意兴阑珊地扫视天际。“每天这时候不都如此?盖瑞,你该不会怕黑吧?”

威尔看见盖瑞紧抿的嘴唇,以及他厚重黑斗篷下强自遏抑的怒火。盖瑞当了四十年守夜人②,这种资历可不是随便让人寻开心的。

但盖瑞不仅是愤怒,在他受伤的自尊底下,威尔隐约察觉到某种潜藏的不安,一种近似于畏惧的紧张情绪。威尔深有同感。他戍守长城不过四年,当初首次越墙北进,所有的传说故事突然都涌上心头,把他吓得四肢发软,事后想起难免莞尔。如今他已是拥有百余次巡逻经验的老手,眼前这片南方人称作鬼影森林的广袤黑荒,他早已无所畏惧。

然而今晚是个例外,迥异往昔,四方暗幕中有种莫可名状、让他汗毛竖立的惊悚。他们轻骑北出长城,中途转向西北,随即又向北,九天来昼夜加急、不断推进,紧咬一队掠袭者的足迹。环境日益恶化,今天已降到谷底。阴森北风吹得树影幢幢,宛如狰狞活物,威尔整天都觉得自己受到一种冰冷且对他毫无好感的莫名之物监视,盖瑞也感觉出了。此刻威尔心中只想掉转马头,没命似的逃回长城。但这却是万万不能在长官面前说出的念头。

尤其是这样的长官。

威玛.罗伊斯爵士出身贵族世家,在子嗣众多的家里排行老幺。他是个俊美的十八岁青年,有双灰色眸子,举止优雅,瘦得像把尖刀。他骑在那匹健壮的黑色战马上,比骑着矮小犁马的威尔和盖瑞高出许多。他穿着黑色皮靴,黑色羊毛裤,戴着黑色鼹鼠皮手套,黑色羊毛衫外套硬皮甲,又罩了一件闪闪发光的黑色环甲。威玛爵士宣誓成为守夜人尚不满半年,但他绝非空手而来,*起码行头一件不少。

而他身上*耀眼的行头,自然便是那件既厚实又柔软得惊人的黑色貂皮斗篷。“我敢打赌,那堆黑貂一定是他亲手杀的,”盖瑞在军营里喝酒时对兄弟们说,“我们伟大的战士,把它们的小头颅一颗颗扭断啦。”当时便引得众人哄笑一团。

假如你的长官是大伙儿饮酒作乐时的嘲笑对象,你该怎么去尊敬他呢?威尔骑在马上,不禁如此思量。想必盖瑞也深有同感。

“莫尔蒙叫我们追查野人行踪,我们照办了,”盖瑞道,“现在他们死去,再也不会来骚扰我们。而眼前还有好长一段路等着我们。我实在不喜欢这种天气,要是下雪,我们得花两个星期才能回去。其实下雪还算不上什么,大人,您可见过冰风暴肆虐的景象?”

小少爷似乎没听见这番话。他用他特有的那种兴趣缺缺、漫不经心的方式审视着渐暗的暮色。威尔跟随他已有些时日,知道这种时候*好不要打断他。

……

书友评论及读后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