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利利海的船》谢利·瓦克斯曼

编辑:千味书屋 来源: 九零文学网 时间: 2018-05-08 10:05:04 阅读: 203次
《加利利海的船》谢利·瓦克斯曼

基本信息

书名:《加利利海的船》
外文书名:The Sea of Galilee Boat
作者谢利·瓦克斯曼
译者曹明玉
出版社商务印书馆
出版时间:第1版(2015年7月1日)
页数:384页
语种:简体中文
开本:32
ISBN:9787100104432
ASIN:B013JXEHH6
版权:商务印书馆

编辑推荐

曾获圣经考古学会考古学最佳畅销书奖,水下考古和航海考古纪实典范。
以色列世纪考古重大发现,在加利利海沿岸发现 艘古船—— 耶稣之船 始末。
对犹太人历史的追述、对古船构造的讲解和古船年代的判断,古船发掘以及后期保护和展览的历程。
既是一个探险故事,同时也是一部侦探小说。


媒体书评

这本书是考古报告的一个极佳范例,它成为研究者与普通读者之间沟通的桥梁。——《圣经考古学家》
《加利利海的船》让读者跟随作者进行每一步调查研究,分享他在发掘和研究进程中的激动……瓦克斯曼在工作中的乐趣是显而易见的。——《美国考古学杂志》
瓦克斯曼为想把考古发掘现场带给大众读者的考古学家树立了一个很高的标准。他的书好读、严谨而有趣。——《圣经考古学评论》

作者简介

作者谢利·瓦克斯曼,美国得克萨斯农工大学圣经考古学教授,圣经考古与水下考古领域专家。
译者曹明玉,博士,大连大学历史学院讲师,主要研究方向为世界古代史、古代近东史,发表论文多篇、译著多部。

目录

中译本序
前言
致谢
序言
第一章 彩虹之船
第二章 传奇之海
第三章 艰苦的发掘
第四章 《福音书》中的加利利航海生活
第五章 没错,这是一艘古船
第六章 第一次犹太海战
第七章 一切皆有可能,耐心创造奇迹
第八章 学者的骄傲
第九章 晚安,睡美人
第十章 全方位研究
第十一章 坚如磐石
第十二章 昔日重现
后记
附言
注释
参考书目
专业术语表
插图目录
索引

经典语录及文摘

序言

本书展现的是一件令人振奋的独特珍品:加利利海发现的第一艘古船。它既是一个探险故事,同时也是一部侦探小说。本书不是一部纯粹堆砌数据的报告,在诸多数据之后还表达了诸多个人的感悟。
这是我眼中看到的故事,其他参与此项工作的人们在描述他们的经历时无疑会有所不同,每个人看待现实生活时都有自己独特的视角。

后记

柴郡猫见了艾丽斯,只是咧着嘴笑。艾丽斯想,看上去它还和气。话说回来,它还是有很长的爪子,多得数不清的牙齿,所以,艾丽斯觉得它看上去应该受到尊敬。
柴郡猫咪。 艾丽斯有些胆怯地开口说道,也不知道它是否喜欢这个名字;不过,柴郡猫仍然笑呵呵的,只是嘴咧得更大了一些。 好了,到现代为止,它还是蛮高兴的。 艾丽斯心想,接着说下去: 劳驾,您能不能告诉我,要从这里出去,我应该走哪条路?
那多半要看你想去哪儿。 柴郡猫说。
去哪儿我都不太在乎—— 艾丽斯回答说。
那你随便走哪条路都没有关系。 柴郡猫说。
只要能去一个什么地方就行。 艾丽斯加了一句,作为解释。
啊,只要走的时间够长, 猫说, 你准能去个什么地方。
摘自刘易斯.卡罗尔《艾丽斯漫游奇境记》[1]
也许有人会因为我无法给古船以确定的结论而感到些许失望。这是一种自然的可以理解的反应。但我们的思考要更深远一些。虽然没有科学证据证明古船与《福音书》中的故事或米格达尔海战有关,但古船对于理解这两个问题却很有意义。我们可以确定的是,古船是来自过去的一个无名游客:加利利海上的一类渔船,在一个发生重大事件的时代航行在基奈莱特湖面上,竭尽全力度过了它平实谦卑的一生。
事实上,虽然这是本书的最后一章,我觉得故事才刚刚开始。此前章节都是从过去角度讲述古船展示给我们的历史,但是还有一个面向未来的角度。
1988年,我受邀到英国,用系列幻灯片做了一个发掘报告。到那时为止,古船已经放入伊格尔·阿伦中心保护池两年时间了,一直没于淡水之中。我们不应该忘记,这只是抢救性措施。我脑海中一直没有忘记的是,船体其他没有受到湖中保护性沉积淤泥覆盖的部分构件没有保存下来。保护工程需要尽快进行,但是还不清楚去哪里为维护加热系统和循环系统正常运转找到资金支持,没有加热和循环系统聚乙二醇,保护工作便无法开始。
应妮查的要求,凯伦使出浑身解数,付出了无数的时间和努力,向无数个机构提交基金申请书,申请古船的保护基金,我们将希望主要寄托在一个专门从事文物保护的著名基金会上。
然而让我们吃惊的是,该基金会很客气地通知我们,古船保护项目不在该组织提供资金的范围之内,因为古船既不是 历史建筑 ,也不是 艺术品 。这一答复对我们来说是个巨大的打击,不仅仅是因为没有获得资助,还因为支持文物保护的机构竟然认为古船不具有价值。
我们的工作没有意义吗?
在地中海工作的航海考古学家并不总是有机会遇到在北欧船只上工作的同胞。所以,我很高兴我的演讲之行让我有机会与两位资深的北欧航海考古学家一起交流学习。奥勒·克拉姆林一彼得森博士(Dr. Ole crumlin.Pedei‘sen)曾经负责发掘和展出丹麦罗斯基勒(Roskilde)出土的5艘让人叹为观止的维京船,而彼得·马斯登博士(Dr.Peter‘Marsden)则是伦敦市博物馆的馆长,对泰晤士河以及英格兰其他地区发现的沉船做过大量工作。
我知道彼得和奥勒对船只考古学展馆方面知之甚多,所以我向他们请教,如何募集资金来保护和展出我们的古船。他们听了我的话一定觉得我把古船看成了一个负担。当我解释完我们面临的问题之后,两位考古学家样子很吃惊,他们觉得这根本不是一个问题。
彼得给了我一些启示。 要知道每艘古船或者说旧船都有特别的一些人有兴趣保护那独特的船体, 他说道, 我们称这些人为‘赞助者’。
例如,有些人乐意支持‘五月花’号的重建,但是对维京船则不太关心。另外有些人愿意支持尼尔森的‘胜利’号,或者亨利八世的‘玛丽·罗斯’号,每艘船的赞助者数量都很少。
但是对加利利古船来说,潜在的赞助者数量相当巨大。可能包括了整个犹太一基督教世界,如果你向全世界公众呼吁,不可能没人帮忙。
奥勒和彼得继续说,如果管理得好,进行正规展出,我们的古船不仅能支付自己的全部费用,而且还能产生收入。 嗯,这件事值得好好考虑。 经过讨论之后我大受鼓舞,但是之后不久又有了点变故。我受邀飞越爱尔兰海去都柏林,到那里的三一大学做演讲。
我拿出黄色的拍纸簿,理想、观念、梦想开始涌现出来。我看到的不只是眼前的资助问题,那些问题迟早会解决(的确已经解决),我想看得更远些,我想象着一个潜在的未来的现实:给古船营造最终的家园。
建一座博物馆,里面只容纳一件艺术品:古船。博物馆的建设将生动活泼,古船及其背景故事作为一种体验模式将会展现出来。
我想象中的博物馆至少有四个主题。编织美丽挂毯的第一条线讲述古船的发现,这里将要展现发掘的故事。采用视听手段,让来博物馆参观的游客回溯到过去的日子,一同分享我们的发掘探险。
下一个房间,呈现的将是加利利航海与《福音书》之间的关系。
从这里开始,游客将继续欣赏展现米格达尔海战的场面,这场几乎被遗忘的战斗,将在武器的撞击声中重新回到人们的记忆当中。
接着,游客将走进第四个也是最后一个四壁黑暗的房间。进屋之后,房门关闭,游客将暂时陷入完全的黑暗之中。然后,慢慢地,灯光开始闪耀,古船从玻璃后浮现,让人感觉似乎不知其从何而来。
哦,走出屋子时,游客会看到古船上的一个碎片,这样每个人都可以触摸过去。的确如此。
我梦想的博物馆还有一项内容:用它的收入来支撑基奈莱特航海考古研究工作。这样,博物馆的展览内容将不断更新而非一成不变。这些工作还包括古船建造的最后一项研究;根据古船等比例精确仿造船只——就像 凯里尼亚 二号一样——以用于试航的研究;这是针对基奈莱特海床下确实曾经存在过的其他古船——甚至参加过米格达尔海战的一些船只的研究。这还仅仅是一个开始。
当你明确前进方向的时候,到达那里就容易多了。我很兴奋。在那些简短潦草的笔记中,有个亟待实现的目标。飞机降落以后,我收起我的笔记本,决定回到以色列之后就开始筹备古船博物馆的建设。
博物馆不会一夜之间就建起来,它需要长期的努力。
飞机到了都柏林之后,我打车去大学。出租车停在大学的校门口,我付了车费,给了小费,收拾好包裹下车。
这时我才发现自己站在一幅墙壁大小的广告牌前,上面赞美一家制造电器的著名大公司,广告以不容置疑的口吻承诺,它们将源源不断、稳定地生产优质的产品,让生活更方便、更舒适。
不过,引起我注意的是广告中间倾斜而下的一道大大的多色彩虹——就好像在最近日子我见到的彩虹一样。我顺着彩虹往下看,眼睛停在穿过彩虹的一行字上,这时我寒意陡生,凉透脊髓,大写的字母非常醒目,在一轮新月的光辉下写着:
其实。你还未领略
这到底……? 我大声对自己说,忘记了自己正站在繁忙的交通要道上,行人都奇怪地看着我,我没怎么去理会。
然后,我轻笑道: 哦,的确是,说得也没错。 我背起背包朝大学走去。

文摘

不过,由于仍然存在可能有车辆在古船上方路面通过的危险,所以莫舍勒和伊维从吉诺萨开来一辆拖拉机,在遗址周围铺满了各种漂浮的残骸和从船上扔进海里又被冲向岸边的垃圾,以这种方法让驾车的人们绕道而行。接着,他们在南面几百米处挖了两个 假发掘现场 。
想找船的人会被这些假象所迷惑。 莫舍勒解释道。
我给文物部撰写了考察报告,建议立即组织考古队对古船进行发掘。开展考古发掘工作需要经费和组织上的充分准备。另外,古船的发掘要等到现场没于水下时进行才比较合适,这样我们就能在古船浸水木材不暴露在空气中的情况下,彻底地研究和记录传统的造船工艺。我希望这个发现能够保密,直到湖面水位开始上涨,把古船安全地隐藏起来。那时候,陌生人就无法找到古船的位置,届时再宣布古船的发现,并组织正规的发掘工作。
接下来的那个星期日我在耶路撒冷的洛克菲勒博物馆(The Rockfeller Museum),那里陈列着圣经时代的珍贵古物。洛克菲勒博物馆也是文物部办公场所的所在地。奥娜·赫斯是文物部负责与媒体联络的人员,我刚刚告知她古船发现的情况,她朝我走过来,手里拿着一份报纸,神情稍显忧郁。
快看看这份报纸。 她说道。
新闻媒体已经获悉了发现古船的消息。一份希伯来日报在其第7版的一则不太显眼的短消息中报道了古船的发现,并指出古船大致可以确定属于加利利海上耶稣传播福音的时代。我气急败坏,但是又无计可施,只能寄希望于没有人注意到这条消息,但是实际发生的情况和出现的局面,却比我们料想的还要糟糕。
我们曾经邀请以色列电视局拍摄最初的勘察和试掘的情况,我们以为直到古船公之于众之前,他们不会播放该片。但是一旦消息外泄,我们无法阻止电视局播放该摄影记录。
第二天,当地所有报纸的头条消息都是 耶稣之船 。他们根本不在乎《圣经·新约》中从未提过耶稣有过一条船。的确,就我们的知识而言,确实不存在 耶稣之船 这样的东西。媒体更是忙得不得了,铺天盖地大肆地炒作。
更为火上浇油的是,近来由于卡扎菲在国际场合对一些海湾国家充满恐怖主义敌意的政治表演,以色列的旅游业受其影响不甚景气日渐显出凋敝的景象,因而以色列旅游部(Israeli Ministrv of Tourism)对可能与耶稣有 密切关系 的古船的出现感到欣喜万分,希望能够借此机会吸引更多的信徒游览以色列。在提比利亚,极端正统犹太教徒(Ultra-Orthodox)担心古船的发掘会成为一种助推因素,促使基督教牧师在以色列进行大规模的传教活动,因此他们游行示威反对古船的发掘。在现代的米格达尔,米格达尔农场委员会(MoshaV Migdal council)要求古船发掘后应放在他们的农业定居点,因为古船的发现地紧挨他们的农田。一次惊人的考古发现变成了一场政治和宗教的混战。
几块被水浸过的板材竟会激起饱含如此强烈情绪的反应,这实在让人惊讶,这些情绪对古船的保护工作而言格外危险。
更有传言说古船里装满了金币,情况就变得更复杂了。我敢肯定,每片水域都流传着一个 珍宝之船 的神秘传说。就加利利海而言,多年来一直流行的传说是: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英国军队击沉了一艘土耳其的船,该船当时装载的是向驻扎巴勒斯坦的土耳其军队提供的军饷。这些传言现在跟那些古船报道混成一团。
P22-23

书友评论及读后感

谢利·瓦克斯曼的书,谢利·瓦克斯曼作品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