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隆美尔:第二次世界大战战争自述》约翰·平洛特(DrJohnPimlott)

编辑:千味书屋 来源: 九零文学网 时间: 2019-02-25 04:10:08 阅读: 860次
《隆美尔:第二次世界大战战争自述》约翰·平洛特(DrJohnPimlott)

基本信息

书名:《隆美尔:第二次世界大战战争自述》
外文书名:Rommelandhisartofwar
作者约翰·平洛特(DrJohnPimlott)
(作者),薛晓(译者),杨静娜(译者),薛蕾(译者)&1更多
出版社中国市场出版社
出版时间:第1版(2018年2月1日)
页数:246页
语种:简体中文
开本:16
ISBN:9787509216095,7509216095
ASIN:B079F9R7W9
版权:中国市场出版社

编辑推荐

约翰·平洛特编著的《隆美尔(第二次世界大战战争自述)》讲述的是隆美尔自述第二次世界大战战争,真实地表现了他的内心世界。全书收录了《将军年少意气长》《山区初战露锋芒》《二十载潜修点术》《闪击法国势难挡》《北非沙漠风暴起》《神出鬼没骋沙场》《内忧外患好时尽》《复失海湾雪上霜》等。




作者简介

约翰·平洛特(DrJohnPimlott)博士,英国桑德赫斯特(Sandhurst)皇家军事学院(RoyalMilitaryAcademy)战争学系的系主任。他对于20世纪的战争,特别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研究声誉卓著。他的专业领域包括各大、小战役(从专题性的1945年攻占雷马根铁桥的细节到越战的总史),也编纂过范围宏大的战争史。


目录

前言
1将军年少意气长
2山区初战露锋芒
3二十载潜修战术
4闪击法国势难挡
5北非沙漠风暴起
6神出鬼没骋沙场
7内忧外患好时尽
8复失海湾雪上霜
9千里撤退归故土
10大厦将崩国将亡
11金城壁垒成泡影
结语功过毁誉莫深究
参考文献


经典语录及文摘

德国的埃尔温·隆美尔陆军元帅(1889-1944年)是为数不多的至今仍为人熟知的第二次世界大战将领之一。无论是在北非沙漠中站在指挥车上指挥战斗抑或是面对摄影机,他那饱经风霜的面庞、精明的眼神以及坚毅的下巴,总让人觉得眼前的 沙漠之狐 能够轻易地击溃强敌。
照片中的他总是无往不利,指挥着全副武装的机械化部队同步履沉重呆板乏味的敌军作战,似乎给人一种错觉,他的胜利得益于精良的装备而非高超的指挥技艺。甚至于他的死因,因卷入刺杀阿道夫·希特勒的爆炸行动,但顾及家人安危,他没有冒着风险参与公审,而是默默选择服毒自尽——一种看似很浪漫的终结,留给世人一个尽忠于元首,在绝望中坚守的敬业的军人形象。
所有的传说都源自真实。无论隆美尔头顶的光环多么耀眼,他的身份首先且始终是一名战士。他的勇敢毋庸置疑,他的 蓝马克斯勋章 正是表彰他在战场上的出色表现,可谓实至名归。从接过指挥枪的那一刻起,他就非常体恤部属,保证他们不会枉死,并带领他们走向胜利,即使当时他们正身处1914-1915年间以绞肉机般恐怖而闻名的西线战场。
隆美尔远超同时代大多数人的能力很快使他脱颖而出。1915年10月,他调入一支山地营,在罗马尼亚和意大利北部战斗的这段时间使他有机会完善机动作战这一日后他得以纵横北非的战术。他率领小股快速部队,出其不意地一举突人意大利人后方。该战术对指挥官的要求较高,既有健康的体魄,又能灵活机动地抓住战机。德国此时的指挥系统名为 任务导向指挥系统 (德语:Auftragstaktik),该系统使得指挥官们可以避免内部干扰自由地获得目标信息。隆美尔的成功无疑也离不开该系统的助力。
在两次世界大战之间的那段岁月,他向军校学员们仔细分析了自己经历过战斗过的每一个战役。尽管缺乏装甲作战的经验,但并不妨碍他将突出机动性和灵活性的作战思想套用其中。
他冲锋在前,以便抓住每一个转瞬即逝的机会。他大加赞赏 全兵种协同作战 ——坦克作为 铁拳 冲锋在前,机械化步兵拱卫侧翼,炮兵负责火力支持、防空以及反坦克任务,工兵来完成战场的清扫。他还清醒地认识到空中优势的重要性。他的作战目标则是快速突进,切断敌军指挥部(大脑)和前线部队(肌肉)之间的联系。
194l-1942年间,在北非这块大兵团机动作战的理想战场上,隆美尔的这些战术思想发挥得淋漓尽致。隆美尔多次攻击英军后方防御阵地,切断其与前线部队之间的联系,1942年5、6月间的加扎拉战役堪称隆美尔的作战典范。
然而,在北非战场上,他也遭遇了一些无法控制的事情:不可靠的补给线和装备很差的意军盟友。此外,面对谨慎而又精细的蒙哥马利,他的几次冒进最终导致战局失败。蒙哥马利与隆美尔再次对决于1944年的诺曼底,盟军登陆的成功,使得德军无法再继续以隆美尔热衷的这种机动战术进行作战。
总的来说,隆美尔是一名行动如风、思维如电的指挥官,他的强大之处在于他可以最大限度地发挥己方的优势。他时刻准备冒险——事实上,这是他指挥风格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一旦成功,则收获甚巨。在失败时,他也会被迫防守,同时备感沮丧。战场是他的一片天地,他更青睐自己能够掌控的战局。然而,天不尽遂人愿。

功过毁誉莫深究
1944年隆美尔的死使得德军失去了一位最富冒险精神、最有进攻头脑的元帅。如果他还活着,继续指挥西线的战斗,是否能力挽狂澜,至今众说纷纭——但能够确定的一点是他卓著的指挥技巧使得他能够抵挡一下如潮般的盟军,或许能够延缓一些帝国崩溃的脚步。不管如何,隆美尔的离去对德国仍是一个难以估量的损失。
沙漠之狐 是位天生的英雄,不仅仅因为他的勇敢无畏和机智百出,更在于他超然的个人魅力使得对手都为之折服。仅有遗憾的是,隆美尔始终未有在东线战场上证明自己的机会,这也是许多人诟病的一点。但这并无碍于他是和西线盟军作战中最杰出的德军将领之一,抛开立场不谈,他在西线战场上取得的丰功伟绩足以名垂战史。还值得一提的是,如果当时德国存在和西方单独媾和的一线可能,隆美尔也会是寥寥几名足以实现这一目标的德军将领中的一员。
1944年6月施陶芬伯格刺杀希特勒的炸弹事件成了隆美尔的催命符。隆美尔不幸卷入其中,成为涉案的最高德军将领。尽管1944年,他在希特勒面前已经失宠,对于元首的某些做法也颇有微词,但没有足够的证据表明隆美尔直接参与了这项行动。但是,从要犯口中牵连出隆美尔的名字那一刻起,他的命运已经注定。那时已经多疑暴躁、草木皆兵的希特勒根本无法容忍隆美尔继续活在世上。
尽管如此,这些事件中多多少少出现了隆美尔的蛛丝马迹,尽管很细微,但不得不让人怀疑此时隆美尔的政治立场和忠诚度。和大多数的同僚一样,隆美尔曾希望穿上纳粹军服,为国家社会主义而奋斗。他或许没有看清纳粹的本质(也有可能是选择性无视)——主要表现在反犹太主义和集中营等方面,但他始终无法脱开和纳粹政治的千丝万缕的联系。任何把他当作一名纯粹的战士,他的行为都是受上级指示的看法并不能令人信服。所有的战士都有自己的权利和责任拒不执行不道德的命令——他们是有血有肉的人而非毫无主见的机器。
那么,隆美尔的政治立场到底是什么呢?从他的手稿中,我们无法探得太多端倪,我们只能试着从他的行为上来解开这个谜团。尽管在一战战后德国动荡不安的政治斗争中,他一直置身事外,但不可避免地受到这些政治冲突的影响。
从他参军伊始,在1914—1918年的军旅生涯中,他一直在前线作战,耳濡目染的都是战术指挥,鲜有机会接触战略思想。一路凯歌的过程和全盘皆输的结局之间的对比,赢得了战术却输掉了战略的挫败感,给他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事实上,他并不觉得德国人是在战场上被打败的,而是将这归咎于政客的无能。这使得他下决心远离政治漩涡并始终保持超然事外的态度——举一个例子,在德国20世纪20年代到30年代间那段动荡岁月中,他一直平静地过着自己的生活,同样,没有政治主张的他自然很容易就被1933年得势后的纳粹的强势理念所主宰。
希特勒着重强调的自己的战士出身和宣扬的大德意志政治主张在大批军官中引起强烈共鸣,吸引他们为了 伟大的德意志帝国 而献身。1934年,隆美尔从思想上接受了希特勒的理念,彼时已有不少军人向希特勒宣誓效忠,接受元首的领导。
1944年,纳粹军事方面的失败已成定局,加之卷入炸弹事件的大批人员被投入死亡集中营,使得一些军官不再效忠希特勒。隆美尔很可能会是其中一员。但军事意见上的不合、思想上的失望就会使得隆美尔与希特勒——这对昔日的恩主和爱将——决裂乃至反目么?我们不得而知。
回顾这段过去,我们知道的是,希特勒曾经对隆美尔青睐有加,十分欣赏他的勇敢果决和领导能力,堪称有知遇之恩。隆美尔对此一直受宠若惊,对恩主自然是推崇备至,对纳粹的事业竭智尽忠,至少在战争初期那段岁月是这样的。
如果仅仅这样讲的话,对隆美尔而言有失公允,因为我们罔顾了他作为德国的一员始终是在为祖国效劳的事实,尽管这个国家已经在独夫的领导下走上一条侵略的不归路。从他最后的文字中字里行间流露出的复杂情感,我们不难感受到在那段日子中,他也会因为自己壮大了纳粹事业这一助纣为虐的结果而倍受煎熬。从军事上来看,他是一名不折不扣的将才,一名不世出的名将,在那段将星如星河般璀璨的年代,他依旧是最闪耀的那一颗。但是,他所奋斗的终究是一项不道德的事业,他所致力的终究是一个与正义背道而驰的目标。他的军事造诣让人叹为观止,他给历史留下的印记难以磨灭,他就是国士无双!我们不能仅仅把他当作是一只在北非搅得天翻地覆的 沙漠之狐 ,诚如他的手稿中所言,他是一名军人,却无法跳出社会和政治的桎梏。

书友评论及读后感

约翰·平洛特(DrJohnPimlott)的书,约翰·平洛特(DrJohnPimlott)作品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