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文龙演义》陆人龙

编辑:千味书屋 来源: 九零文学网 时间: 2020-10-17 16:55:32 阅读: 395次
《毛文龙演义》陆人龙

基本信息

书名:《毛文龙演义》
作者陆人龙
出版社中国戏剧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5-03-01
语种:简体中文
开本:16开
ISBN:9787104042488
ASIN:23690821

编辑推荐

《中国历代人物演义书系:毛文龙演义》又名《辽海丹忠录》。是一部有插图的章回体演义小说。有崇祯年间刊本藏于日本内阁文库,共八卷四十回。未完结。显然是由于后来战事的发展超乎了作者陆人龙的预料。《中国历代人物演义书系:毛文龙演义》记叙了明军,特别是毛文龙、陈继盛等人率领的东江军与建州女真叛军(后金)之间的战事,时间从万历四十年(1619)开始,到崇祯三年(1630)春戛然而止。按年代和战事的发展编写,材料多来源于作者生活在那个时代的所见所闻及当时的邸报、奏议,在其中倾注作者本人的好恶感情与主观立场态度进行艺术加工,既有一定的史料性,又融入了强烈的思想感情,亦可称之为时事小说。

名人评书

毛文龙,字振南,一名毛伯龙,明朝末期将领,历仕万历、泰昌、天启、崇祯四朝,官至左都督平辽总兵官,曾开创了军事重镇东江镇,在与后金的战争中颇有战功,但为人骄恣,所上事多浮夸,索饷过多,后被袁崇焕矫诏所斩。《中国历代人物演义书系:毛文龙演义》记叙了毛文龙、陈继盛等人率领的东江军与建州女真叛军(后金)之间的战事,时间从万历四十年开始,到崇祯三年春戛然而止。


作者简介

陆人龙,字君翼,浙江钱塘(今杭州市)人,崇祯时著名的明清小说撰写者、评点者、刊刻者,在书中提名有“钱塘陆人龙君翼甫”、“钱塘君翼陆人龙”、“钱塘陆人龙”、“钱塘陆君翼”。其兄陆云龙(翠阁主人,1587~1644)和他一样也是熊大木、余象斗一类的人物。陆人龙与其兄编撰的作品主要有:《型世言》、《魏忠贤小说斥奸书》、《辽海丹忠录》。

目录

*回斩叛夷奴酋滥爵急备御群贤伐谋第二回哈赤计袭抚顺承胤师覆清河第三回拒招降张旆死事议剿贼杨镐出师第四回牙旗折报杜松亡五星斗兆刘挺死第五回作士气芝冈斩将死王事台失自焚第六回振南出奇毒虏芝冈力固全辽第七回易经臣祸产亡辽收降夷谋疏覆沈第八回侍御骂贼殉节两贤杀身成仁第九回款西夷牵东虏抚南卫固西河第十回遍巡岛屿抚穷民夜战镇江擒叛将第十一回避敌锋寄迹朝鲜得地胜雄据皮岛第十二回刘渠力战镇武一贵死守西川第十三回广宁城叛将降奴松山堡监军死义第十四回群贤忧国荐才奇士东征建节第十五回陈方略形成聚术分屯驻势合联珠第十六回大屯田战守兼行通商贾军资兼足第十七回毛帅规取建州路陈忠首捷樱桃涡第十八回大孝克伸母节孤忠上格天心第十九回张盘恢复金州杜贵大战满浦第二十回亮马佃官兵破贼牛毛寨虏众再衄第二十一回铁山八路兴师乌鸡连战破敌第二十二回属国变生肘腋帅臣势定辅车第二十三回王千总腊夜擒胡张都司奇兵拒敌第二十四回皇恩两敕褒忠偏师三战奏捷第二十五回天神顿息邪谋急雨尽消贼计第二十六回建重关朱张死节遏归虏茂春立功第二十七回圣眷隆貂珰远使朝鲜封唇齿势成第二十八回宁远城火攻走贼威宁海力战牵奴第二十九回官军奇挠毙奴裨将潜师获虏第三十回亟拯恤寒儒生色请附试文脉重延第三十一回有俊自勿0铁山关承禄扼虏义州路第三十二回除民害立斩叛将抒丹心缚送孤山第三十三回请镇臣中外合力分屯驻父子同功第三十四回满总理宁远奇勋赵元戎锦州大捷第三十五回疏归不居宠利奏辨大息雌黄第三十六回奇间欲疏骨肉招降竞溃腹心第三十七回改运道计锁东江轸军民急控登镇第三十八回双岛屠忠有恨东江牵制无人第三十九回后患除丑虏入寇大安失群贤靖节第四十回督师顿丧前功岛兵克张先烈附录《明史·袁崇焕毛文龙传》袁督师计斩毛文龙始末袁崇焕谋杀毛文龙

经典语录及文摘

《中国历代人物演义书系:毛文龙演义》:各鞑子推过李永芳,李永芳此时已慌做一团,喜得哈赤身边站着一个官,姓佟,名养性,原是哈赤宗族,向来在辽阳总镇标下做一个把总,与哈赤打探消息的,后来张都院知道,要处他,他便逃人酋奴寨里,做个军师,向前道:“李将军,如今时节,轻武重文,做武官的,担了一个剥军的罪名,擢来只够得总镇守巡节礼生辰,还有讨荐谢荐,哪里得养请妻子,若少不足,便生情凌辱,好不受他气。况且你失了地方,料回南朝不得,不若背了,同享富贵。”哈赤又道:“你若肯投降,俺毕竟重用。”李永芳在下想一想道:“日来军政废弛,便是失机,也不就杀。只是宦囊已被奴酋劫去,没得夤缘,毕竟不得出监门。不若投降,且得一时快活。”便高声道:“若蒙不杀,情愿投降。”哈赤大喜,便吩咐道:“李将军家小,不许杀害,他衙中行囊,不许劫掠!”只是李永芳妻赵氏闻得永芳被捉,鞑兵人城,早已自尽。哈赤知道,道:“不要恼,我赔你一个夫人罢。”就把一个女儿配与李永芳,便差他同佟养性在城中,将妇女不论有无姿色,并丁壮、百姓的金帛牛羊马匹,库藏中钱粮军火器械,一齐收拾上车,陆续差人押解到老寨交卸。这厢墩台上烽烟齐举,塘报的飞报人辽阳城来。张总兵听了,惊得魂不附体,忙来见李巡抚。传鼓进去半晌,李巡抚开门出来相见,已是面无人色,半日做得一声道:“塘报是失了城池,拿了将官,料是遮掩不得一个失机罪名。唯有急发兵追赶,或是杀得他些首级,夺得些掳去的男女牛羊马匹,还可赎罪。”张总兵道:“只恐我这边兵去,奴酋已去远了。”李巡抚道:“没有个做地方官,听鞑子自来自去的,一定要赶!赶不着,早请添兵添饷去剿他。事不宜迟,可即便发兵!”也不顾这些兵是战得的战不得的。张总兵唯唯而退,忙传令吩咐标下,整备干粮器械。李抚又牌取正兵营副总兵颇廷相、奇兵营游击梁汝贵,各带本部人马,会同张总兵部下,共有三万余人,即日出征。上下慌得紧,出兵争得紧,也不管人是老的弱的、正身替身,器械是有的没的、利的钝的,放上三个大炮,慌慌出城。梁游击做了先锋,颇总兵做了合后,张总兵自统中军。部下的这些总哨官兵,都许神愿,不要撞遇鞑子,得他先去,应一个赶的名罢;或是天可怜,收拾得他几个剩下不要的老丑妇人,跟走不上的老弱百姓,散失的骡马牛羊;或是侥幸,再得几个贪掳掠落后失了队的零星鞑子,拿来杀了,还可做功。马不停蹄行了两日,人心渐懒,步位渐乱。二十日将到抚顺,奴酋已自将城中所有都搬得罄尽,又将部下人马将养了两日,丢了一个空城前去。哨马见了,忙来回报。军士们听得鞑子去了,都生欢喜,只是张总兵道:“来了两日,城又失了,死鞑子不曾得一个,砍他头报功,怎生回去!”恰好李巡抚又差红旗官催促,道:“将领有退缩不行追赶的,便斩首号令!”张总兵听了,传令叫再赶。军士走了两日,正待歇下,不期总兵督促,只得前行。又是一日,哨马报远远傍山有红白标子数十杆,鞑兵万数屯住。张总兵传令,叫各军准备火器,前往厮杀。这些军士只说照旧例赶一赶儿,那个有甚厮杀肚肠,听了好生吃惊。却又尘头乱起,哨马来道:“鞑兵回标来了!”张总兵吩咐管火器官快放火器,众人果然看着尘,乒乒乓乓,把那鸟嘴佛郎狼机襄阳炮乱放一阵烟,打个不歇手。可煞作怪,打时鞑兵兜住马不来,都打个空,一放完,正待装放火药铅弹时,他人马风雨似来了。梁游击见了,便率兵首先砍杀,扑做一处,张总兵与颇总兵也率兵努力夹攻。争奈他逸我劳,我兵无必死之心,他却是惯战之士,正在酣战之时,忽然添出两支生力鞑兵,从旁杀来,一裹把官兵围在垓心,箭似雨点般射来。总兵部下领兵指挥白云龙,他原领着本部兵,在后慢慢看风色,前边胜便乘势赶杀,不胜可以退避。这番鞑兵裹来,引兵一缩,早已缩出围外。千总陈大道,见虏兵势来得勇猛,怕迟些难以脱身,趁围未合,也只一溜,两个不顾总兵,一道烟先自走了。这边张总兵见兵马逃的逃,死的死,料道不支,叫道:“且杀出去!”梁游击便冲了锋,两个总兵做了后继,家丁簇拥,好不拼命相杀。争奈这些鞑子,凭着马,只顾乱拥将来,就是砍得他一两个人倒,一两匹马倒,他后边随即拥上来,并不肯退,任着这三个将官、三万兵奋勇冲杀,莫想肯退一步,让一条路儿。梁游击杀得性起,大声喊杀,身上中了五箭,全不在意,不料一箭复中咽喉,翻落马身死。颇总兵也带重伤落马,被马踏做肉泥。张总兵为要突围,苦苦冲杀,亦遭奴兵砍死。

书友评论及读后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