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的冬天老舍儿童文学作品选(2020年版,教育部统编语文教材配套提升阅读丛书七年级上)》老舍

编辑:千味书屋 来源: 九零文学网 时间: 2020-08-01 21:11:55 阅读: 761次
《济南的冬天老舍儿童文学作品选(2020年版,教育部统编语文教材配套提升阅读丛书七年级上)》老舍

基本信息

书名:《济南的冬天老舍儿童文学作品选(2020年版,教育部统编语文教材配套提升阅读丛书七年级上)》
作者老舍
博集天卷出品
出版社湖南文艺出版社
出版时间:2020-03-01
语种:简体中文
开本:32开
ISBN:28524522
ASIN:28524522

编辑推荐

教育部统编《语文》教材配套提升阅读丛书,是专为中学生拓展课外阅读、提升阅读能力和思考问题能力而策划的,采用权威版本、名家译本,编校严谨、校勘精良,保证可读性。并邀请一线名校特级、高级语文教师编写团队为每本书编写导读并为重点内容做解析,价值导向强,实用性强。

本书精选了老舍的散文作品三十余篇,其中包括《济南的冬天》《想北平》《我的母亲》《养花》《猫》等名篇。这些作品语言生动活泼,通俗易懂,写景处优美动人,充满诗情画意;叙事处不乏幽默诙谐,妙趣横生;忆人时情感真挚,充满生活气息和人文关怀,非常适合青少年读者阅读。


名人评书

教育部统编《语文》教材配套提升阅读丛书。丛书收录内容均为《语文》教材中及其推荐阅读的篇目。品类全面,版本权威且完善,编校严谨,校勘精良。特别是外国名著作品,精选名家译本。温儒敏(教育部聘中小学语文教科书总主编)、阎晶明(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成一(国家一级作家、中国作协第九届全国委员会委员)等鼎力推荐,邀请特级语文教师、教育部基础教育课程教材专家委员梁捷为本丛书总审定人,并邀请一线名校特级、高级语文教师团队为每本书编写导读且为重点内容做解析。注重对青少年阅读思维品质的培养,注重培养阅读鉴赏技巧,注重培养青少年写作技巧。体现“语文核心素养”要求。装帧精美,内文双色印刷,选用优质纸张,护眼的同时方便翻阅。

媒体书评

我们需要经典,是因为经典作品积淀了人类的智慧,可以不断启示人们对文化价值的理解。因为有了经典,人们才更感觉到文化的存在与分量。这套书恰巧为推广经典阅读做了一件积极有益的事情,收录、推介了大量经典名篇,让我们珍惜、尊重,并从中获取智慧吧。

——温儒敏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北大语文教育研究所所长

读这套经典,因其独特的导读,能形成良好的阅读思维,激发博涉群书的无限欲望。读书,能俯视人间万象,继往开来,让人生精致,以简素迎接万千变化,以经典创造美好未来。

——梁捷北京五中特级语文教师教育部基础教育课程教材专家委员

围绕青少年学习之需,提升和拓展他们的阅读空间,这是在考试与题海之外,*值得珍视的学习领地。本丛书从中外文学史上,选择了适合相应年龄小读者的经典作品若干部(篇),集合起来,是一套有针对性的当代“万有文库”,引导学生从无意义更无穷尽的网络信息中抽离出来,潜心阅读,愉快阅读,养成良好的学习和生活习惯,定会获益多多。

——阎晶明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

这套阅读丛书,选目丰富,质量优秀。这些读本都是经历代优选出来名作,也是人文学者必读的基础书目。如果能把这套丛书作为自己的图书馆,阅读出兴趣来,那无疑将会长久受益的。

——成一国家一级作家山西省文学院原院长

阅读经典是摆脱平庸的捷径,它使我们不断判断和调整自我,让生活常新。此“部编教材配套”书系,内容精良,质量考究,是中小学生值得拥有的经典佳作。

——张锐峰山西省作家协会副主席

知识的每一点积累,都值得我们珍惜。在我们年少的时候,阅读是一件快乐的事。阅读经典,那就称得上是幸福了。而此“部编教材配套”系列经典丛书,让我重拾少年时代那种久违的幸福感。

——蒋韵国家一级作家山西省作家协会主席团委员


作者简介

老舍(1899—1966),原名舒庆春,字舍予,被授予“人民艺术家”的称号。于新中国成立后历任政务院文教委员会委员、中国文联副主席、中国作协副主席、北京市文联主席等职。老舍一生著作甚丰,其作品大多取材于市民生活,善于刻画市民阶层的生活和心理,文笔生动、幽默,极具地方色彩。著有长篇小说《老张的哲学》《骆驼祥子》《四世同堂》《小坡的生日》《猫城记》《牛天赐传》等,短篇小说《我这一辈子》《月牙儿》《断魂枪》等,话剧《茶馆》《龙须沟》等。


目录

导读

一些印象(节选)

非正式的公园

趵突泉的欣赏

抬头见喜

小麻雀

还想着它

又是一年芳草绿

春风

想北平

大明湖之春

东方学院

五月的青岛

宗月大师

母鸡

可爱的成都

青蓉略记

我的母亲

割盲肠记

北京的春节

养花

贺年

内蒙风光(节选)

春来忆广州

到了济南

讨论

一天

当幽默变成油抹

辞工

有声电影

自传难写

考而不死是为神

习惯

暑中杂谈二则

取钱

画像

鬼与狐

多鼠斋杂谈

“住”的梦


经典语录及文摘

阅读经典的意义

亲爱的学生朋友:

可曾记得,你的老师是否对你说过这样的话:如果想比别人看得更远,那么你就要站在巨人的肩膀上。

可是如何才能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呢?别无他途,只有读书!今日的中国,狂飙突进,你要想成功、要想取得成就,得读书,这不仅仅是拥有知识、学习技能,也不仅仅是修养德行,“就有道而正焉”,更是见贤思齐,创新和超越。读书,能及时规避错误,能更早预见未来。今天的世界,万象纷纭,更好的出路在哪里?来吧,朋友们,经典会告诉你。

经典,往往具有特殊的文化意义和丰厚的历史意义。同样是殷商时代的两片龟甲,刻上了符号的就是记录历史的甲骨文,这片龟甲就有非凡的文化意义;同样是先秦的竹片,有字的就叫竹简;同样是非洲沙漠的石头,被刻成斯芬克斯头像的就是古代埃及文明的标志。先人在与自然的抗争中,在与社会的较量里,他们的爱与恨,情与仇,热血与激情,实践与抗争,忏悔与救赎,梦想与追求,探索与创造……这一切都化作了经典。

经典,点燃了历史文化之灯,照耀了无边的愚昧暗夜。经典,承载历史的辉煌,并永久传递,且将不断获得新生。

经典的意义,还在于它淘漉漫长历史,镌刻着国家和民族伟大思想和崇高精神,讴歌民族高尚情感,留存独特审美艺术,包含文化信仰,是民族悠远的史诗,是民族文化的精髓和灵魂。它是用规范的民族语言写成,表达准确、精美,是我们应当遵循的,具有永恒的权威性。

读经典,能以*快的速度、*准确的方式、*和谐的角度与人类*好的文明对接。读经典,永远不过时,永远是时尚。

现重新出版的这套经典丛书,又赋予了它更多、更新的使命。首先,承载温暖的人文关怀。读物的编者都是来自一线的名师,他们在讲台深耕多年,导读体现着教育者理想的人文情怀。本套读物并不做鉴赏性的导读,也决不使读物成为课堂的延伸,没有做题的苦恼和纠缠,只想和你共同来一次美好的阅读之旅,在旅途中认识山川风物,体会世事人情,培养美好情操。编者虽然经验十分丰富,但决不板着面孔说教,而是和你交流互动,在对作品的解析中,体现他们*的育人思想,他们是和你谈心共学的朋友。书不一定读得越多越好,而是要有恰到好处的精致,是“邻曲时时来,抗言谈在昔。奇文共欣赏,疑义相与析”的朋友式的切磋琢磨。

其次,体现“语文核心素养”的要求。《普通高中课程方案和语文等学科课程标准(2017版)》明确规定语文核心素养的四个维度——语言建构与运用、思维发展与提升、审美鉴赏与创造、文化的传承与理解,但本套读物决不以僵化刻板的分析解说呈现,而是将其融入温暖的阅读观照里,通过导读和解析,跟你一起慢慢地认识、体会、感悟和成长。

再次,导读非常新颖,利于上手操作学习。以经典为范例,抓住精彩的两三篇或者几个章节,就某一个特征展开探讨、解剖、点拨。以文体为依托,突出不同文体的特征,突出阅读的文体特点,使读写有机结合,不是泛泛的知识技能狂轰乱炸,而是培养阅读技能。以读本为平台,开发潜能,启智养德,培养审美情趣。以文学现象为话题,带动同学们对生活的思考,迁移模仿,遥接历史,展望未来,培养写作能力,从而使读写有机结合。以艺术为引领,与生活对接,运用艺术规律,引导同学们发现现实生活之美。化繁为简,在解读经典的过程中,荟萃了巧妙的点拨之法,在互动交流中,润物无声,让你悄悄地学会读书之道。

*后,内容角度新颖,总是设身处地地为你着想。教你积累、阅读、观察,教你思考、审美、写作,教你发散与联想、感受提升、巧妙鉴赏、模仿实践,教你善于创造、感悟人生、探究、质疑……这是一套利阅读、利思考、利审美、利表达的优秀读物。

虽然有的作品与我们已时隔数十年、上百年,但毫无陌生之感,读来亲切舒畅。在快节奏的时代中,在可供利用的有限时间内,这是一套让我们走上高效率阅读快车道的经典丛书。

读这套经典,因其独特的导读,能让你形成良好的阅读思维,激发博览群书的无限欲望。读书,能俯视人间万象,继往开来,让人生精致。以简素迎接万千变化,以经典创造美好未来。

梁捷

特级语文教师

教育部基础教育课程教材专家委员

首都师范大学教育硕士班导师

济南的秋天是诗境的。设若你的幻想中有个中古的老城,有睡着了的大城楼,有狭窄的古石路,有宽厚的石城墙,环城流着一道清溪,倒映着山影,岸上蹲着红袍绿裤的小妞儿。你的幻想中要是这么个境界,那便是个济南。设若你幻想不出——许多人是不会幻想的——请到济南来看看吧。

请你在秋天来。那城,那河,那古路,那山影,是终年给你预备着的。可是,加上济南的秋色,济南由古朴的画境转入静美的诗境中了。这个诗意秋光秋色是济南独有的。上帝把夏天的艺术赐给瑞士,把春天的赐给西湖,秋和冬的全赐给了济南。秋和冬是不好分开的,秋睡熟了一点便是冬,上帝不愿意把它忽然唤醒,所以作个整人情,连秋带冬全给了济南。

诗的境界中必须有山有水。那末,请看济南吧。那颜色不同,方向不同,高矮不同的山,在秋色中便越发的不同了。以颜色说吧,山腰中的松树是青黑的,加上秋阳的斜射,那片青黑便多出些比灰色深,比黑色浅的颜色,把旁边的黄草盖成一层灰中透黄的阴影。山脚是镶着各色条子的,一层层的,有的黄,有的灰,有的绿,有的似乎是藕荷色儿。山顶上的色儿也随着太阳的转移而不同。山顶的颜色不同还不重要,山腰中的颜色不同才真叫人想作几句诗。山腰中的颜色是永远在那儿变动,特别是在秋天,那阳光能够忽然清凉一会儿,忽然又温暖一会儿,这个变动并不激烈,可是山上的颜色觉得出这个变化,而立刻随着变换。忽然黄色更真了一些,忽然又暗了一些,忽然像有层看不见的薄雾在那儿流动,忽然像有股细风替“自然”调合着彩色,轻轻的抹上一层各色俱全而全是淡美的色道儿。有这样的山,再配上那蓝的天,晴暖的阳光;蓝得像要由蓝变绿了,可又没完全绿了;晴暖得要发燥了,可是有点凉风,正像诗一样的温柔:这便是济南的秋。况且因为颜色的不同,那山的高低也更显然了。高的更高了些,低的更低了些,山的棱角曲线在晴空中更真了,更分明了,更瘦硬了。看山顶上那个塔!

再看水。以量说,以质说,以形式说,哪儿的水能比济南?有泉——到处是泉——有河,有湖,这是由形式上分。不管是泉是河是湖,全是那么清,全是那么甜,哎呀,济南是“自然”的Sweetheart吧?大明湖夏日的莲花,城河的绿柳,自然是美好的了。可是看水,是要看秋水的。济南有秋山,又有秋水,这个秋才算个秋,因为秋神是在济南住家的。先不用说别的,只说水中的绿藻吧。那份儿绿色,除了上帝心中的绿色,恐怕没有别的东西能比拟的。这种鲜绿全借着水的清澄显露出来,好像美人借着镜子鉴赏自己的美。是的,这些绿藻是自己享受那水的甜美呢,不是为谁看的。它们知道它们那点绿的心事,它们终年在那儿吻着水皮,做着绿色的香梦。淘气的鸭子,用黄金的脚掌碰它们一两下。浣女的影儿,吻它们的绿叶一两下。只有这个,是它们的香甜的烦恼。羡慕死诗人呀!

在秋天,水和蓝天一样的清凉。天上微微有些白云,水上微微有些波皱。天水之间,全是清明,温暖的空气,带着一点桂花的香味。山影儿也更真了。秋山秋水虚幻的吻着。山儿不动,水儿微响。那中古的老城,带着这片秋色秋声,是济南,是诗。

要知济南的冬日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上次说了济南的秋天,这回该说冬天。

对于一个在北平住惯的人,像我,冬天要是不刮大风,便是奇迹;济南的冬天是没有风声的。对于一个刚由伦敦回来的,像我,冬天要能看得见日光,便是怪事;济南的冬天是响晴的。自然,在热带的地方,日光是永远那么毒,响亮的天气反有点叫人害怕。可是,在北中国的冬天,而能有温晴的天气,济南真得算个宝地。

设若单单是有阳光,那也算不了出奇。请闭上眼想:一个老城,有山有水,全在蓝天下很暖和安适的睡着,只等春风来把他们唤醒,这是不是个理想的境界?

小山整把济南围了个圈儿,只有北边缺着点口儿,这一圈小山在冬天特别可爱,好像是把济南放在一个小摇篮里,它们全安静不动的低声的说:“你们放心吧,这儿准保暖和。”真的,济南的人们在冬天是面上含笑的。他们一看那些小山,心中便觉得有了着落,有了依靠。他们由天上看到山上,便不觉的想起:明天也许就是春天了吧?这样的温暖,今天夜里山草也许就绿起来吧?就是这点幻想不能一时实现,他们也并不着急,因为有这样慈善的冬天,干啥还希望别的呢。

*妙的是下点小雪呀。看吧,山上的矮松越发的青黑,树尖上顶着一髻儿白花,像些小日本看护妇。山尖全白了,给蓝天镶上一道银边。山坡上有的地方雪厚点,有的地方草色还露着,这样,一道儿白,一道儿暗黄,给山们穿上一件带水纹的花衣;看着看着,这件花衣好像被风儿吹动,叫你希望看见一点更美的山的肌肤。等到快日落的时候,微黄的阳光斜射在山腰上,那点薄雪好像忽然害了羞,微微露出点粉色。就是下小雪吧,济南是受不住大雪的,那些小山太秀气。

古老的济南,城内那么狭窄,城外又那么宽敞,山坡上卧着些小村庄,小村庄的房顶上卧着点雪,对,这是张小水墨画,或者是唐代的名手画的吧。

那水呢,不但不结冰,反倒在绿藻上冒着点热气。水藻真绿,把终年贮蓄的绿色全拿出来了。天儿越晴,水藻越绿,就凭这些绿的精神,水也不忍得冻上;况且那长枝的垂柳还要在水里照个影儿呢。看吧,由澄清的河水慢慢往上看吧,空中,半空中,天上,自上而下全是那么清亮,那么蓝汪汪的,整个的是块空灵的蓝水晶。这块水晶里,包着红屋顶,黄草山,像地毯上的小团花的小灰色树影:这就是冬天的济南。

树虽然没有叶儿,鸟儿可并不偷懒,看在日光下张着翅叫的百灵们。山东人是百灵鸟的崇拜者,济南是百灵的国。家家处处听得到它们的歌唱;自然,小黄鸟儿也不少,而且在百灵国内也很努力的唱。还有山喜鹊呢,成群的在树上啼,扯着浅蓝的尾巴飞。树上虽没有叶,有这些羽翎装饰着,也倒有点像西洋美女。坐在河岸上,看着它们在空中飞,听着溪水活活的流,要睡了,这是有催眠力的;不信你就试试;睡吧,决冻不着你。

要知后事如何,我自己也不知道。

到了齐大,暑假还未曾完。除了太阳要落的时候,校园里不见一个人影。那几条白石凳,上面有枫树给张着伞,便成了我的临时书房。手里拿着本书,并不见得念;念地上的树影,比读书还有趣。我看着:细碎的绿影,夹着些小黄圈,不定都是圆的,叶儿稀的地方,光也有时候透出七棱八角的一小块。小黑驴似的蚂蚁,单喜欢在这些光圈上慌手忙脚的来往过。那边的白石凳上,也印着细碎的绿影,还落着个小蓝蝴蝶,抿着翅儿,好像要睡。一点风儿,把绿影儿吹醉,散乱起来;小蓝蝶醒了懒懒的飞,似乎是作着梦飞呢;飞了不远,落下了,抱住黄蜀菊的蕊儿。看着,老大半天,小蝶儿又飞了,来了个楞1头磕脑的马蜂。

真静。往南看,千佛山懒懒的倚着一些白云,一声不出。往北看,围子墙根有时过一两个小驴,微微有点铃声。往东西看,只看见楼墙上的爬山虎。叶儿微动,像竖起的两面绿浪。往下看,四下都是绿草。往上看,看见几个红的楼尖。全不动。绿的,红的,上上下下的,像一张画,颜色固定,可是越看越好看。只有办公处的大钟的针儿,偷偷的移动,好似唯恐怕叫光阴知道似的,那么偷偷的动,从树隙里偶尔看见一个小女孩,花衣裳特别花哨,突然把这一片静的景物全刺激了一下;花儿也更红,叶儿也更绿了似的;好像她的花衣裳要带这一群颜色跳舞起来。小女孩看不见了,又安静起来。槐树上轻轻落下个豆瓣绿的小虫,在空中悬着,其余的全不动了。

园中就是缺少一点水呀!连小麻雀也似乎很关心这个,时常用小眼睛往四下找;假如园中,就是有一道小溪吧,那要多么出色。溪里再有些各色的鱼,有些荷花!那怕是有个喷水池呢,水声,和着枫叶的轻响,在石台上睡一刻钟,要作出什么有声有色有香味的梦!花木够了,只缺一点水。

短松墙觉得有点死板,好在发着一些松香;若是上面绕着些密罗松,开着些血红的小花,也许能减少一些死板气儿。园外的几行洋槐很体面,似乎缺少一些小白石凳。可是继而一想,没有石凳也好,校园的全景,就妙在只有花木,没有多少人工作的点缀,砖砌的花池咧,绿竹篱咧,全没有;这样,没有人的时候,才真像没有人,连一点人工经营的痕迹也看不出;换句话说,这才不俗气。

啊,又快到夏天了!把去年的光景又想起来,也许是盼望快放暑假吧。快放暑假吧!把这个整个的校园,还交给蜂蝶与我吧!太自私了,谁说不是!可是我能念着树影,给诸位作首不十分好,也还说得过去的诗呢。

学校南边那块瓜地,想起来叫人口中出甜水,但是懒得动;在石凳上等着吧,等太阳落了,再去买几个瓜吧。自然,这还是去年的话;今年那块地还种瓜吗?管他种瓜还是种豆呢,反正白石凳还在那里,爬山虎也又绿起来,只等玫瑰开呀!玫瑰开,吃粽子,下雨,晴天,枫树底下,白石凳上,小蓝蝴蝶,绿槐树虫,哈,梦!再温习温习那个梦吧。

有诗为证,对,印象是要有诗为证的;不然,那印象必是多少带点土气的。我想写“春夜”,多么美的题目!想起这个题目,我自然的想作诗了。可是,不是个诗人,怎办呢;这似乎要“抓瞎”——用个毫无诗味的词儿。新诗吧?太难;脑中虽有几堆“呀,噢,唉,喽”和那俊美的“;”,和那珠泪滚滚的“!”,但是,没有别的玩艺,怎能把这些宝贝缀上去呢?此路不通!旧诗?又太死板,而且至少有十几年没动那些七庚八葱的东西了,不免出丑。

到底硬联成一首七律,一首不及六十分的七律,心中已高兴非常,有胜于无,好歹不论,正合我的基本哲学。好,再作七首,共合八首;即便没一首“通”的吧,“量”也足惊人不是?中国地大物博,一人能写八首春夜,呀!

唉!湿膝病又犯了,两膝僵肿,精神不振,终日茫然,饭且不思,何暇作诗,只有大喊拉倒,予无能为矣!只凑了三首,再也凑不出。

想另作一篇散文吧,又到了交稿子的时候;况且精神不好,其影响于诗与散文一也;散了吧,好歹的那三首送进去,爱要不要;我就是这个主意!反正无论怎说,我是有诗为证:

(一)

多少春光轻易去?无言花鸟夜如秋。东风似梦微添醉,小月知心只照愁!柳样诗思情入影,火般桃色艳成羞。谁家玉笛三更后?山倚疏星人倚楼。

(二)

一片闲情诗境里,柳风淡淡柝声凉。山腰月少青松黑,篱畔光多玉李黄。心静渐知春似海,花深每觉影生香。何时买得田千顷,遍种梧桐与海棠!

(三)

且莫贪眠减却狂,春宵月色不平常!碧桃几树开蝴蝶,紫燕联肩梦海棠。花比诗多怜夜短,柳如人瘦为情长。年来潦倒漂萍似,惯与东风道暖凉。

得看这三大首!五十年之后,准保有许多人给作注解——好诗是不需注解的。我的评注者,一定说我是资本家,或是穷而倾向资本主义者,因为在第二首里,有“何时买得田千顷”之语。好,我先自己作点注吧:我的意思是买山地呀,不是买一千顷良田,全种上花木,而叫农民饿死,不是。比如千佛山两旁的秃山,要全种上海棠,那要多么美,这才是我的梦想。这不怨我说话不清,是律诗自身的别扭;一句非七个字不可,我怎能忽然来句八个九个字的呢?

得了,从此再不受这个罪;《一些印象》也不再续。暑假中好好休息,把腿养好,能加入将来远东运动会的五百哩竞走,得个*,那才算英雄好汉;诌几句不准多于七个字一句的诗,算得什么!

书友评论及读后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