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几年,卡夫卡》卡夫卡

编辑:千味书屋 来源: 九零文学网 时间: 2019-02-22 12:01:22 阅读: 332次
《那几年,卡夫卡》卡夫卡

基本信息

书名:《那几年,卡夫卡》
外文书名:Reisetagebucher
丛书名那几年,卡夫卡
作者卡夫卡
(作者),孙坤荣(译者)
出版社上海三联书店
出版时间:第1版(2016年8月1日)
页数:256页
语种:简体中文
开本:32
ISBN:9787542655837
ASIN:B01ICZMT08
版权:凤凰壹力

编辑推荐

*名家名译国内首个译本
*本书不是一般的游记,卡夫卡非常注意对所接触到的人物的表现特征和性格的描写,在这里,一个伟大作家的文学抱负流露无遗。
*本书不仅收录了卡夫卡的日记,而且将其挚友勃罗德在这期间所写的日记也全部包括进去了,读者在阅读时可以两相比较,看看这一对挚友在面对同一客观事物时的相同或不同反应,从而发现更加真实的卡夫卡。




作者简介

孙坤荣1932年12月生,江苏太仓人。1961年毕业于北京大学西方语言文学系。北京大学西语系教授,曾任西语系副系主任、系主任。中国德语文学研究会理事,全国高等学校外国文学教学研究会理事,北京市翻译工作者协会理事。主要成果:长期从事德语文学和欧洲文学的教学和研究工作。60年代初参加《欧洲文学史》编写工作,该书获全国优秀教材奖;80年代初又参加外国文学史》(欧美部分)编写工作,该书获国家教委优秀教材一等奖。是国内 文革 后最早介绍西方现代派文学和卡夫卡的少数几位学者之一。


目录

代译序1
1911年1月—2月之旅1
1911年8月—9月之旅13
1912年6月—7月之旅81
1913年9月之旅119
附录
马克斯·勃罗德《旅游日记》125
1911年8月—9月之旅127
1912年6月—7月之旅225


经典语录及文摘

中国的俗话说:一个成功的男人后面常常站着一个女人,这女人通常是他的贤妻。但终身未婚的单身汉卡夫卡背后站着的却是一个男人——马克斯.勃罗德{试想,如果没有勃罗德,则卡夫卡未必能在成名前及时认识莱比锡的出版商罗沃尔特和柏林出版商库尔特;没有勃罗德,则卡夫卡的大量遗稿很可能被别的什么人按照作者的遗愿真的 付之一炬 了;没有勃罗德,谁有作家的水平和眼力,付出如此多的时间和精力,将卡夫卡大量散乱的遗稿——收集并编辑成书及至全集出版?可以说,勃罗德的行为谱写了一曲最动人的友谊之歌!这里用得着清人何晚睛的一句名言: 人生得一知己足矣!
这一对犹太民族的优秀儿子,他们的莫逆之交早在大学年代就开始了。除了被歧视民族的共同命运以外,为人正直、真诚的相似品性是不可忽视的原因。当然,共同的爱好一文学也许是更重要的情感纽带。在这方面,勃罗德比卡夫卡成熟得早。在他们结伴旅游之时,勃罗德已经是小有名气的作家了,而且在艺术,音乐批评方面都显示了才华。这时卡夫卡的成名作正躁动子母腹之中。这时期可以说勃罗德堪称是卡夫卡的生活老大哥和文学引路人。1911年两人的南欧(瑞士、意大利和法国)之行和1912年夏末的魏玛旅游,对双方的友谊是个有力的促进,对卡夫卡的创作更是一个有力的推动。主要是他们路过莱比锡时,勃罗德将卡夫卡介绍给知名出版商罗沃尔特,遂使罗沃尔特当即向卡夫卡约稿。这使卡夫卡受到鼓舞。该出版社后来成为出版卡夫卡作品最多的德国两家出版社之一(另一家是柏林的库尔特出版社)。
这两次欧洲之行是卡夫卡最先倡议的,并明确提出各自把所见所闻记下来。说明卡夫卡有意识地将外出旅游当作文学试笔,而不是一般的度假休闲或游山玩水。在他的日记中可以明显地看出,他非常注意对所接触到的人物的表现特征和性格的描写(而勃罗德则更注意对环境包括自然景观和建筑景观的描写),明显是在进行写作训练。一个伟大作家的文学抱负已流露无遗。
读者将会感到欣慰的是,这个版本将勃罗德在这期间所写的日记也全部包括进去了,这无疑有助于读者在阅读时可以进行两相比较,看看这一对挚友在面对同一客观事物时的相同或不同反应,同时还可以通过勃罗德的日记印证卡夫卡的日记内容,从而增加事件的真实性。例如,他俩几乎每到一个新的城市,都要去妓院逛逛,而且都不避讳把此事记在日记本上。但与妓女做成交易没有?光凭卡夫卡的日记还较难看得出来。有了勃罗德的日记,就有较多的过程描写:一次他面对围成半圆形长队的妓女们让他挑选时,他心里很不自在,觉得这对不起他刚结婚的妻子。又如:卡夫卡在瑞士发现瑞士的高山很多,就说: 是否还没有爱国者想把瑞士的面积这样来计算,即把高山的表面也作为平原来测量。这样瑞士就必定比德国要大。 这段话卡夫卡在自己的日记里记下了。勃罗德也原原本本地把它记在自己的日记里,说明他很欣赏卡夫卡的幽默感。又如:未婚的卡夫卡容易对女孩子发生兴趣,一般他自己在日记里都会提到,但不一定具体。而勃罗德就比较明确,例如卡夫卡在瑞士遇到一位匈牙利姑娘,如痴如醉。勃罗德写道: 一位匈牙利少女,卡夫卡非常喜欢她,称她为‘匈牙利花朵’。噘起的嘴唇。 第二年在魏玛,卡夫卡很快与房东的女儿格蕾特打得火热。勃罗德不止一次提到此事。他在魏玛的最后一天的日记里是这样写的: 卡夫卡卓有成效地与房东在漂亮的女儿卖弄风情。 如此等等。
本书译者孙坤荣教授是笔者的大学同窗和好友。当时的同班同学中差不多有一半是所谓 调千生 ,即在国家机关工作了几年后才来上大学的,所以孙的年龄比我大四岁(生子1932),来自江苏。他性格开朗,工作积极,又是党员,因此毕业后留任教学工作,直到退休。20世纪80年代以来,他在坚持教学的同时,曾担任多年的西语系主任兼党总支书记。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依然编选了1—3册《德语文学选读》和一本《卡夫卡短篇小说选》,并翻译了一些作品。他的翻译水平亦属上乘。除这部《那几年,卡夫卡》(又名《卡夫卡旅游日记》)外,我还部分核对过他的其他译文,感觉他对原文的理解颇为到位,译文也相当流畅,几乎没有发现欧化的或佶屈聱牙的文句。应该说孙坤荣的一生是积极奋进的一生,是对我国的日耳曼语言文学的发展做了可贵贡献的一生。他向来红光满面,生气勃勃。我一直以为,他会走在我的后面。不想病魔的偷袭来得如此突然,以致我都来不及见他一面他就仙逝而去!令人格外悲痛。借此机会谨代表我的全班大学同窗,向孙坤荣同学表示深切的哀悼。安息吧,我们60年的老大哥!
本书内容属于正在陆续出版的《卡夫卡全集》校勘本的一部分,本应与卡夫卡的其他著作一起面世的。由于译者孙坤荣教授不幸突然去世,根据他生前遗愿,出版社出于对死者的尊重,特地将它抽出来先行出版。作为这套全集的主编,笔者对出版社的美意表示赞赏和感谢。

我在书店的陈列橱窗里看到了丢勒联盟出版的《文学指南》,决定把它买下来,后来又改变了买下它的想法,接着又转了回去。在这段时间里,我在白天一有空就驻足在陈列橱窗前面。这书店在我看来是那样的孤寂,那些书也无人问津。我只是在这里才感觉到世界与弗里德兰的内在联系,而这种联系却又是如此微不足道。但犹如每一种孤寂又使我产生热情一样,我也就很快感觉到这个书店的幸运。有一次我走了进去,看看里面的情况。因为那里的人们不需要科学方面的著作,这里的书架上看起来比在城市里的书店里几乎更有文学气氛。一位年老的夫人坐在一只有绿色灯罩的白炽灯下。刚刚取出来的四五本《艺术守护者》杂志使我想起,现在是月初。这位女主人拒绝我的帮助,从陈列橱窗里抽出这本她几乎并不知道它存在的书,将它交到我的手中;她很惊奇,我在结了冰的窗玻璃后面竟然发现了它(其实我在这之前早就看到了)。她开始在营业簿里寻找书的价钱,因为她并不知道书价,而她的丈夫走开了。我说我过会儿晚上再来(那时正是下午5点钟),但我没有遵守我的诺言。

赖兴贝格:
对于那些要在晚上在一个小城市里匆匆走一下的人们的真实意图,我们根本无法弄清楚。如果他们住在市郊,那么他们必须乘坐电车,因为路程太远了。如果他们就住在本地区,那么路程就不会有多少,没有缘由去快速地走一遭。居民迈开双腿就同这个环形广场相交,这广场对一个村庄来说并不很大,而它的市政厅由于其过分的巨大规模使这个广场变得更小了(市政厅以它的影子足够把广场遮盖住了)。人们并不想从市政厅的面积来真正相信这小小的广场,而是想以广场的狭小来表明有关它的面积的第一个印象。

一位警察知道工人疾病保险机构的地址,另一位却不知道这机构的办事处在什么地方,第三位竟然不知道约翰内斯大街在什么地方。他们是这样解释的,他们才上岗不久。为了一个地址我不得不走向警卫室,那里有足够多的警察正以各种各样的方式在休息。他们都穿着制服,制服的美观、新颖和色彩真令人惊异,因为人们一般在街巷里看到的只是深色的冬季大衣。


<1912年7月>2日星期二 歌德故居。阁楼。在房东那里看到照片。围站着的孩子们。有关照片的谈话。始终留意着与她谈话的机会。她同一个女友去学缝纫。我们留下来了。——下午,李斯特故居。技艺高超。年迈的保莉妮。李斯特从5点工作到8点,然后去教堂,再后来睡第二觉,从11点起访客。马克斯在浴场游泳,我去取照片,先遇上了她,与她一起走到大门口。父亲指给我看照片,我拿起了照片架子,我终于必须走了。她毫无意义地徒劳地在她父亲背后向我微笑。可悲。突然想起,将这些照片拿去放大。走进药房。为底片的缘故又回到歌德故居。她从窗户里看到我,并打开了窗子。——多次遇见格蕾特。在吃草莓时;在维特花园前,那儿正举行一场音乐会。在她那宽松的衣服里是灵敏的身体。从 俄罗斯大院 里走出来的身材魁梧的军官。各种各样的制服。瘦长的人、强壮的人都穿着这些深色的衣服。——在偏僻的街巷里打架斗殴。 你肯定是个最不要脸的下流坯! 人们站在窗户旁边。离去的一家人,一个醉汉,一个背着背篓的老太太和两个跟着她的男孩。——我嗓子堵得慌,得赶快离开。发现 梯沃利 。墙边的那些桌子叫 侧阳台 。年迈的柔体杂技女演员,她的丈夫是位魔术师。那些女性的德语大师。
<1912年>7月3日星期三 歌德故居。应该在花园里摄影留念。没有看到她,我过一会儿可以去接她。她的举动总是微微颤抖,但只是当有人跟她说话时,她才颤动。要照相了。我们两人坐在长凳上。马克斯指点那个男子如何拍照。她与我约定第二天幽会一次。——奥廷根透过窗户看到我们,不许马克斯和我拍照,当时我们正站在照相机旁,四周无人。我们最终没有拍成!——当时那位母亲还是十分友好的。除了学校组织和免费的人外一年内有三万人来此参观。——游泳。孩子们认真地、平心静气地进行摔跤比赛。——下午参观大公爵图书馆。特里佩尔半身塑像。对领导人的赞誉。总是一眼就认出来的大公爵。结实的下巴和坚定的嘴唇。手插在扣得紧紧的上衣里。大卫创作的歌德半身塑像,向后竖起的头发和紧绷的大脸。由歌德促成的将一座宫殿改造成为一座图书馆。帕索夫的几座半身塑像(漂亮的鬈发青年),扎哈里亚斯·维尔纳,瘦削的、很会打量人的、向前逼近的脸孔。格鲁克。 根据在世时的脸浇铸而成 。嘴里的那些洞孔是他曾经呼吸时用来插管子的。歌德的工作室。穿过一道门,人们便进入冯·施泰因夫人的花园。由一个罪犯用一棵巨大的橡树做成的楼梯没有一根钉子。——在公园里与这位木匠的儿子弗里茨·文斯基一起散步。他认真严肃的谈话。在这时候他一边谈话一边用一根树枝向灌木丛抽打。他也将成为木匠,并要到各地漫游。现在人们漫游不必再像他父亲那个时代一样,而是可以享用铁路交通了。要想成为导游,也许必须学会几种语言,他们不是在学校里学,就是买这方面的书。他对这个公园的了解,不是从学校里学来的,就是从导游那儿听来的。令人感兴趣的导游的说法与一般的情况不一定符合,例如关于这罗马式的房子无非就是:这门是为供货商而定做的。树皮做成的小屋。莎士比亚纪念碑。——卡尔广场上我周围的孩子们。关于海事的谈话。孩子们的严肃神情。谈论有关船只的沉没。孩子们的优越性。允诺给买个球。分饼干。花园音乐会演奏《卡门》。整个身心都投入在这音乐里。

书友评论及读后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