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名家中短篇小说:饥饿的艺术家》卡夫卡

编辑:千味书屋 来源: 九零文学网 时间: 2019-02-18 04:42:05 阅读: 360次
《世界名家中短篇小说:饥饿的艺术家》卡夫卡

基本信息

书名:《世界名家中短篇小说:饥饿的艺术家》
外文书名:Ahungerartist
作者卡夫卡
(作者),等(作者)
出版社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江苏凤凰出版传媒集团
出版时间:第1版(2017年9月1日)
页数:242页
语种:简体中文
开本:32
ISBN:9787539999043
ASIN:B07624TC44
版权:江苏文艺出版社

编辑推荐

卡夫卡著的《饥饿艺术家》描述了一个 痴迷 饥饿艺术的表演者从其风靡全城的荣光到被人厌弃的落漠,始终不被真正理解而孤寂痛苦直至无声死去的过程。小说着力刻划了饥饿艺术家对自己的事业——饥饿艺术的执著追求、至死不渝的坚定信念及渴望被真正理解的强烈愿望,此外还突出叙写了不解真意的观众对这种艺术的麻木和诋毁。




作者简介

作者:(奥地利)卡夫卡译者:南纾


目录

饥饿艺术家
致父亲
荒唐人的梦
死于威尼斯
克林格梭尔最后的夏天


经典语录及文摘

饥饿艺术家
近几十年以来,人们对饥饿表演的兴趣已经大为减退。过去有人自主举办如此大型的表演可是能大赚一笔的,但今天这已是毫无可能的了。现在,我们生活的时代不同了。那时,饥饿艺术家倾动全城;饥饿表演一天接着一天,人们的激情持续高涨,每个人每天至少都想观赏他一次。有人在表演接近尾声的几天里买了长期票,从早到晚坐在他的铁栅小笼子前;甚至在夜间也安排了观赏时间,火光照耀下,别有情趣。天气睛好的时候,就把笼子放到露天场地,让饥饿艺术家展览表演,那是特地为好奇的孩子们准备的;对于成年人来说,他不过是一个笑料,他们调笑取乐只是为了赶时髦,但是孩子们惊讶地站在那里,目瞪口呆,为了安全相互抓着手,艺术家甚至连椅子也不屑一坐,只是坐在散乱的稻草上,他穿着黑色紧身衣,面色苍白,瘦骨嶙峋,肋骨条条可见,有时恭敬地向观众点头致意,带着勉强的微笑回答问题,甚至把手臂伸出笼子给人摸摸,让人们感受一下他是多么消瘦,但随后便完全沉默,不再理睬任何事,甚至对关系重大的时钟报时也毫无反应,那是笼子里惟一的装置,而只是半眯着眼睛盯着前面某个虚空处,偶尔从一小杯水里嘬一小口,润润嘴唇。
观众熙来攘往,川流不息,除此之外,还有公众选出的固定看守人员轮班值守。奇怪的是,他们通常都是些屠夫。他们三人一组,任务就是日夜盯着饥饿艺术家,以防他从任何地方得到食物。不过这只是例行公事罢了,以此打消大众的疑虑,业内人士都知道,在饥饿表演期间,艺术家绝不可能吞食哪怕一丁点儿食物,甚至在被强迫的情况下都不会。职业的荣誉禁止他这么做。观众自然无法懂得这一点。常常有一些夜间看守在执行他们的职责时懒散松弛,故意挤在一个幽闭的角落里全神贯注地打牌,显然是想给饥饿艺术家一丝进食的机会,他们猜想他可能会从某个秘密的地方变出点食物来。再没有比这样的看守更让艺术家头疼的了。他们让他痛苦不堪,让他的饥饿表演变得异常艰难。有时在他们看守期间,他强打起虚弱的精神,尽可能长时间地唱歌,以表示他们对他的怀疑是多么地不公正。但这无济于事。他们反而惊叹他的技俩高超,竟然在唱歌的同时也能往嘴里塞食物。更合他口味的是那些围笼而坐的看守们,他们不满于大厅里昏暗的灯光,用经理给的手电筒打出强光直射着他。刺眼的光对他毫无影响,在任何情况下他都不会安稳地睡去,他总是打个小盹,甚至当大厅里充满熙攘喧嚣的人群时也如此。跟这样的看守们度过一个不眠之夜让他很快乐。他情愿跟他们插科打诨,向他们讲述他的流浪生涯,再轮流听听他们的故事,讲什么都行,只要能让他们始终醒着,以便再次证明他在笼子里没有食物可吃,并且他的饥饿表演是无与伦比的。但最快乐的时刻还是在早晨来临时,由他掏腰包给他们买来丰盛的早餐,看着这些健壮的人们在熬了一个通宵之后,狼吞虎咽地满足着强烈的食欲。当然,也有人因此把这些早餐视为一种贿赂看守的不正当手段,这就扯得太远了。当他们被问及是否愿意在没有早餐的情况下、仅仅为了任务本身而守夜时,他们便给自己找出各种借口。尽管如此,他们仍然坚持自己的怀疑。
不管怎样,一般说来,这些怀疑对于饥饿表演都是在所难免的。因为事实上,没有一个人能日夜不间断地看着饥饿艺术家,因此,仅根据个人观察的结果,谁也不能证明饥饿表演真的严格如一,滴水不漏。只有艺术家本人深谙这一点,他是惟一一个对自己的饥饿表演完全满意的观众。然而由于其他一些原因,他从来没有感到满意过。或许并不是因为饥饿表演,而是由于对自己的不满才把他搞成了瘦骨嶙峋的样子,以致许多人心怀歉疚而远离他的表演,因为他们实在不忍心看到他那副尊容。除了他自己,甚至那些新人行的人都不知道,饥饿表演是多么容易的一件事,简直是世界上最容易的事。他对此毫不讳言,但是人们不相信他。人们至多把他当作一个谦逊的人。可是,大多数人认为他是一个广告枪手或者纯粹是个江湖骗子,在所有事情中,禁食对他而言当然轻而易举,因为他有一套使禁食变得容易的诀窍,因此便厚颜无耻地宣称这是一个事实。对于这些非议和猜忌,他都不得不忍受。经年累月之后,他也变得习惯了。但他内心的不满总让他痛苦不已。有一点我们必须信任他,那就是在任何一次饥饿表演之后,他都不是出于自由意愿而离开笼子的。P1-3

书友评论及读后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