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宝贝我爱你》刘慈欣赵海虹王晋康

编辑:千味书屋 来源: 九零文学网 时间: 2021-06-21 18:09:07 阅读: 465次
《宝贝宝贝我爱你》刘慈欣赵海虹王晋康

基本信息

书名:《宝贝宝贝我爱你》
作者刘慈欣赵海虹王晋康
出版社北京理工大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5-05-01
语种:简体中文
开本:32开
ISBN:9787568221542
ASIN:23979669

编辑推荐

《宝贝宝贝我爱你》是一部美得让人肝儿颤的非常奇特的科幻作品,该书以科幻界代表男作家刘慈欣和女作家赵海虹为主打。该书主要讲的是:一位IT男为了开发一套亲子游戏,应公司要求,诱惑女友怀孕生子,之后他以孩子为原型,开发出一个与孩子几乎一致的全息虚拟智能机器人。他也因此名利双收,一举成为让人艳羡的大富豪。但因为开发过程中的全心投入,他竟然不可遏制的爱上了自己创造出来的虚拟孩子,结果反而忽略了对亲生孩子的爱,*终导致孩子发生致命危险。他的妻子在痛心之余,一怒之下带着孩子离家出走。多年后,IT男孤身一人,心情落寞的在世界各地旅行,不期然与妻儿相遇……上演了一场重新找回亲情、爱情的情感大戏,故事感人,催人泪下……

名人评书

◆中国科幻领军作家刘慈欣中国科幻唯美女作家赵海虹——中国科幻唯美特辑。◆对于人类来说,幻想永远是宝贵的财富。“孩子的想象力决定了人类发展的方向”这不是一句轻率的论断。有了幻想,人类才有创造,才有进步。百年前,著名科幻大师儒勒?凡尔纳设想了一系列“先进”的科技和未来世界的发展状况。那些幻想在当时人看来是那么的不可思议,可是百年后的现在,它们当中的大多数已经成了现实。不能说是幻想造就了发明和进步,但它起到了引导和启迪的作用。可以说,科幻作品就是启迪孩子、乃至成人思维的一件利器。中国的科幻文学在世界上长期以来并没有获得太过令人瞩目的荣耀,但这并不等于它没有成就,没有精品,而只是一直不为人知罢了!“银河奖”这个诞生于1986年的文学大奖到今天已经走过了30年的风雨,为中国科幻界培养、发掘了一大批精品作品和科幻作者。现在,这棵大树已经开花结果。《虫》系列图书是一部收录了“银河奖”历届获奖作家、作品的中国本土科幻小说合集。它以2015年“中国好书”及雨果奖得主、《三体》作者刘慈欣领衔,收录刘慈欣、王晋康、夏笳、何夕等“银河奖”获奖名家的代表作,可以说,这是为中国科幻读者献上的一桌科幻阅读饕餮盛宴。更多精品科幻、《虫》系列图书请见:《2.5次世界大战》《微纪元》《虫子的世界》《吞噬地球》《追杀K星人》《爱因斯坦密件》


作者简介

刘慈欣:《三体》作者,连续9届科幻银河奖得主,“科幻界诺贝尔奖”——“雨果奖”得主。中国科幻领军人物,中国作家排行榜畅销书作家。多部作品被改编为影视题材,近期将陆续登陆各大院线。刘慈欣作品想象瑰丽,场面或宏大浩瀚,或精微细腻,被誉为单枪匹马挑战世界科幻格局的传奇作家。赵海虹,一位被誉为“中国科幻界的公主”的杰出作家,曾获银河奖特别奖,在科幻界地位奇特而尊崇,文字空灵而具独特美感。王晋康(1948年~)高级工程师,中国作协会员,中国科普作协会员兼科学文艺委员会委员,河南作协会员。迄今已发表短篇小说40篇,长篇小说5篇,计200余万字。他的作品常表现人类被更高级形式生命取代的主题。迄今为止,共获得中国科幻大奖银河奖9次。代表作有:《亚当的回归》《天火》《生命之歌》《西奈噩梦》《七重外壳》《豹》《水星播种》等。

目录

001宝贝宝贝我爱你——科幻也可以美得让人肝儿颤赵海虹039时空捕手——时光长河中泛起的一抹爱与死的血色浪花刘维佳067六道众生——平行世界正在进行时何夕143潜入贵阳——时空裂缝中的两难困境凌晨217深度撞击——那天,我们正式接受了外星人的邀请谢云宁257爱做梦的小鸟——重压之下“卡夫卡”走入科幻世界刘维佳281透明脑——请为心灵留下一片不容窥探的私密空间王晋康301诗云——当技术染上浪漫色彩刘慈欣诗云——当技术染上浪漫色彩刘慈欣

经典语录及文摘

伊依一行三人乘一艘游艇在南太平洋上作吟诗航行,他们的目的地是南极,如果几天后能顺利到达那里,他们将钻出地壳去看诗云。今天,天空和海水都很清澈,对于作诗来说,世界显得太透明了。抬头望去,平时难得一见的美洲大陆清晰地出现在天空中,在东半球构成的覆盖世界的巨大穹顶上,大陆好像是墙皮脱落的区域……哦,现在人类生活在地球里面,更准确地说,人类生活在气球里面——地球已变成了气球。地球被掏空了,只剩下厚约一百公里的一层薄壳,但大陆和海洋还原封不动地存在着,只不过都跑到里面了——球壳的里面。大气层也还存在,也跑到球壳里面了,所以地球变成了气球,一个内壁贴着海洋和大陆的气球。空心地球仍在自转,但自转的意义已与以前大不相同——它产生重力。构成薄薄地壳的那点质量产生的引力是微不足道的,地球重力现在主要由自转的离心力来产生了。但这样的重力在世界各个区域是不均匀的:赤道上*强,约为1.5个原地球重力;随着纬度增高,重力也渐渐减小,两极地区的重力为零。现在吟诗游艇航行的纬度正好是原地球的标准重力,但很难令伊依找到已经消失的实心地球上旧世界的感觉。空心地球的球心悬浮着一个小太阳,现在正以正午的阳光照耀着世界。这个太阳的光度在二十四小时内不停地变化,由*亮渐变至熄灭,给空心地球里面带来昼夜更替。在某些夜里,它还会发出月亮的冷光,但只是从一点发出,看不到圆月。游艇上的三人中有两个不是人,其中一个是一头名叫大牙的恐龙。他高达十米的身躯一移动,游艇就跟着摇晃倾斜,这令站在船头的吟诗者很烦。吟诗者是一个干瘦老头儿,同样雪白的长发和胡须混在一起飘动。他身着唐朝的宽大古装,仙风道骨,仿佛是在海天之间挥洒写就的一个狂草字。他就是新世界的创造者——伟大的——李白。1.礼物事情是从十年前开始的。当时,吞食帝国刚刚完成了对太阳系长达两个世纪的掠夺,来自远古的恐龙驾驶着那个直径五万公里的环形世界飞离太阳,航向天鹅座。吞食帝国还带走了被恐龙掠去当作小家禽饲养的十二亿人类。但就在接近土星轨道时,环形世界突然开始减速,*后竟沿原轨道返回,重新驶向太阳系内层空间。在吞食帝国开始返程后的一个大环星期,使者大牙乘一艘如古老锅炉般的飞船飞离大环,衣袋中装着一个叫伊依的人。“你是一件礼物!”大牙对伊依说,眼睛看着舷窗外黑暗的太空。它那粗嘎的嗓音震得衣袋中的伊依浑身发麻。“送给谁?”伊依在衣袋中仰头大声问。他能从袋口看到恐龙的下颚,像是悬崖顶上一大块突出的岩石。“送给神!神来到了太阳系,这就是帝国返回的原因。”“是真的神吗?”“它们掌握了不可思议的技术,已经纯能化,并且能在瞬间从银河系的一端跃迁到另一端,这不就是神了?如果我们能得到那些超级技术的百分之一,吞食帝国的前景就很光明了。我们正在完成一个伟大的使命,你要学会讨神喜欢!”“什么选中了我?我的肉质是很次的。”伊依说。他三十多岁,与吞食帝国精心饲养的那些肌肤白嫩的人相比,他的外貌很有些沧桑。“神不吃虫虫,只是收集,我听饲养员说你很特别,你好像还有很多学生?”“我是一名诗人,在饲养场的家禽人中教授人类古典文学。”伊依很吃力地念出了“诗”“文学”这类在吞食语中相当生僻的词。“无用又无聊的学问。你那里的饲养员之所以默许你授课,是因为其中的一些内容有助于改善虫虫们的肉质……我观察过,你自视清高、目空一切,对于一个被饲养的小家禽来说,这很有趣。”“诗人都是这样!”伊依在衣袋中站直。虽然知道大牙看不见,但他还是骄傲地昂起头。“你的先辈参加过地球保卫战吗?”伊依摇摇头,“我在那个时代的先辈也是诗人。”“一种*无用的虫虫。在当时的地球上就十分稀少了。”“他生活在自己的内心世界里,对外部世界的变化并不在意。”“没出息……呵,我们快到了。”听到大牙的话,伊依把头从衣袋中伸出来,透过宽大的舷窗向外看。飞船前方有两个发出白光的物体,那是悬浮在太空中的一个正方形平面和一个球体,当飞船移动到与平面齐平时,平面在星空的背景上短暂地消失了一下,这说明它几乎没有厚度。那个完美的球体悬浮在平面正上方,两者都发出柔和的白光,表面均匀得看不出任何特征。它们仿佛是从计算机图库中取出的两个元素,是这纷乱宇宙中两个简明而抽象的概念。“神呢?”伊依问。“就是这两个几何体啊。神喜欢简洁。”距离拉近,伊依发现平面有足球场大小,飞船正在向平面上降落。发动机喷出的炽焰首先接触到平面,仿佛只是接触到一个幻影,没有在上面留下任何痕迹。但伊依感到了重力和飞船接触平面时的震动,说明它不是幻影。大牙显然以前曾经来过这里,毫不犹豫地拉开舱门走了出去。伊依看到他同时打开了气密过渡舱的两道舱门,心一下抽紧了,但他并没有听到舱内空气涌出时的呼啸声。当大牙走出舱门后,衣袋中的伊依嗅到了清新的空气,伸到外面的脸上感到了习习的凉风……这是人和恐龙都无法理解的超级技术,却以温柔而漫不经心的方式呈现出来,这震撼了伊依。与人类**次见到吞食者时相比,这震撼更加深入灵魂。他抬头望望,球体悬浮在他们上方,背后是灿烂的银河。“使者,这次你又给我带来了什么小礼物?”神问。他说的是吞食语,声音不高,仿佛从无限远处的太空深渊中传来,让伊依**次感觉到这种粗陋的恐龙语言听起来很悦耳。大牙把一只爪子伸进衣袋,抓出伊依放到平面上。伊依的脚底感到了平面的弹性。大牙说:“尊敬的神,得知您喜欢收集各个星系的小生物,我带来了这个很有趣的小东西:地球人。”“我只喜欢完美的小生物,你把这么肮脏的虫子拿来干什么?”神说。球体和平面发出的白光微微地闪动了两下,可能是表示厌恶。“您知道这种虫虫?”大牙惊奇地抬起头。“只是听这个旋臂的一些航行者提到过,不是太了解。在这种虫子不算长的进化史中,航行者曾频繁造访地球。这种生物的思想之猥琐、行为之低劣、历史之混乱和肮脏,都让他们恶心,以至于直到地球世界毁灭之前,也没有一个航行者屑于同它们建立联系……快把它扔掉。”大牙抓起伊依,转动着硕大的脑袋,看看可往哪儿扔,“垃圾焚化口在你后面。”神说。大牙一转身,看到身后的平面上突然出现了一个小圆口,里面闪着蓝幽幽的光……“你不要这样说!人类建立了伟大的文明!”伊依用吞食语声嘶力竭地大喊。球体和平面的白光又颤动了两次。神冷笑了两声:“文明?使者,告诉这个虫子什么是文明。”大牙把伊依举到眼前,伊依甚至听到了恐龙的两个大眼球转动时骨碌碌的声音:“虫虫,在这个宇宙中,对一个种族文明程度的统一度量标准是这个种族所进入的空间的维度。只有进入六维以上空间的种族才具备加入文明大家庭的起码条件。我们尊敬的神的一族已能够进入十一维空间。吞食帝国已能在实验室中小规模地进入四维空间,只能算是银河系中一个未开化的原始群落。而你们,在神的眼里不过是杂草和青苔。”“快扔了,脏死了!”神不耐烦催促道。大牙举着伊依向垃圾焚化口走去。伊依拼命挣扎,从衣服中掉出了许多白色的纸片。那些纸片飘荡着下落,从球体中射出一条极细的光线,射到其中一张纸上时,纸片便在半空中悬住了,光线飞快地在上面扫描了一遍。“唷,等等,这是什么东西?”大牙把伊依悬在焚化口上方,扭头看着球体。“那是……是我的学生们的作业!”伊依在恐龙的巨掌中吃力地挣扎着说。“这种方形的符号很有趣,它们组成的小矩阵也很好玩儿。”神说,从球体中射出的光束又飞快地扫描了已落在平面上的另外几张纸。“那是汉……汉字,这些是用汉字写的古诗!”“诗?”神惊奇地问,收回了光束,“使者,你应该懂这种虫子的文字吧?”“当然,尊敬的神,在吞食帝国吃掉地球前,我在它们的世界生活了很长时间。”大牙把伊依放到焚化口旁边的平面上,弯腰拾起一张纸,举到眼前吃力地辨认着上面的小字,“它的大意是……”“算了吧,你会曲解它的!”伊依挥手制止大牙说下去。“为什么?”神很感兴趣地问。“因为这是一种只能用古汉语表达的艺术。即使翻译成人类的其他语言,也会失去大部分内涵和魅力,变成另一种东西了。”“使者,你的计算机中有这种语言的数据库吗?我还要有关地球历史的一切知识。给我传过来吧,就用我们上次见面时建立的那个信道。”大牙急忙返回飞船,在舱内的电脑上鼓捣了一阵儿,嘴里嘟囔着:“古汉语部分没有,还要从帝国的网络上传过来,可能有些时滞。”伊依从敞开的舱门中看到,恐龙的大眼球中反射着电脑屏幕上变幻的彩光。当大牙从飞船上走出来时,神已经能用标准的汉语读出一张纸上的中国古诗了:“白日依山尽,黄河入海流。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您学得真快!”伊依惊叹道。神没有理他,只是沉默着。大牙解释说:“它的意思是:恒星已在行星的山后面落下,一条叫黄河的河流向着大海的方向流去——哦,这河和海都是由那种由一个氧原子和两个氢原子构成的化合物组成——要想看得更远,就应该在建筑物上登得更高些。”神仍然沉默着。“尊敬的神,您不久前曾君临吞食帝国,那里的景色与写这首诗的虫虫的世界十分相似,有山有河也有海,所以……”“所以我明白诗的意思。”神说。球体突然移动到大牙头顶上,伊依感觉它就像一只盯着大牙看的没有瞳仁的大眼睛,“但,你,没有感觉到些什么?”大牙茫然地摇摇头。“我是说,隐含在这个简洁的方块符号矩阵的表面含义之后的一些东西?”大牙显得更茫然了,于是神又吟诵了一首古诗:“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大牙赶紧殷勤地解释道:“这首诗的意思是:向前看,看不到在遥远过去曾经在这颗行星上生活过的虫虫;向后看,看不到未来将要在这颗行星上生活的虫虫。于是感到时空的无限,于是哭了。”神沉默。“呵,哭是地球虫虫表达悲哀的一种方式,它们的视觉器官……”“你仍没感觉到什么?”神打断了大牙的话。球体又向下降了一些,几乎贴到大牙的鼻子上。大牙这次坚定地摇摇头:“尊敬的神,我想里面没有什么的。一首很简单的小诗罢了。”接下来,神又连续吟诵了几首古诗,都很简短,且属于题材空灵超脱的一类,有李白的《下江陵》《静夜思》《黄鹤楼送孟浩然之广陵》、柳宗元的《江雪》、崔颢的《黄鹤楼》、孟浩然的《春晓》等。大牙说:“在吞食帝国,有许多长达百万行的史诗。尊敬的神,我愿意把它们全部献给您!相比之下,人类虫虫的诗是这么短小简陋,就像他们的技术……”球体忽地从大牙头顶飘开去,在半空中沿着随机的曲线飘行:“使者,我知道你们**的愿望就是希望我回答一个问题:吞食帝国已经存在了八千万年,为什么其技术仍徘徊在原子时代?我现在有答案了。”大牙热切地望着球体说:“尊敬的神,这个答案对我们很重要!求您……”“尊敬的神,”伊依举起一只手大声说,“我也有一个问题,不知能不能问?!”大牙恼怒地瞪着伊依,像要把他一口吃了似的,但神说:“我仍然讨厌地球虫子,但那些小矩阵为你赢得了这个权利。”“艺术在宇宙中普遍存在吗?”球体在空中微微颤动,似乎在点头:“是的,我就是一名宇宙艺术的收集和研究者。我穿行于星云间,接触过众多文明的各种艺术,它们大多是庞杂而晦涩的体系。用如此少的符号,在如此小巧的矩阵中包含如此丰富的感觉层次和含义分支,而且还要受到严酷得有些变态的诗律和音韵的约束——这,我确实是**次见到……使者,现在可以把这虫子扔了。”大牙再次把伊依抓在爪子里:“对,该扔了它,尊敬的神。吞食帝国中心网络中存储的人类文化资料是相当丰富的,现在您的记忆中已经拥有了所有资料,而这个虫虫,大概就记得那么几首小诗。”说着,它拿着伊依向焚化口走去。“把这些纸片也扔了。”神说。大牙又赶紧返身,用另一只爪子收拾纸片,这时伊依在大爪中高喊:“神啊,把这些写着人类古诗的纸片留作纪念吧!您收集到了一种不可超越的艺术,向宇宙中传播它吧!”“等等。”神再次制止了大牙。伊依已经悬到了焚化口上方,感到了下面蓝色火焰的热力。球体飘过来,悬停在距伊依的额头几厘米处。他同刚才的大牙一样,受到了那只没有瞳仁的巨眼的逼视。“不可超越?”“哈哈哈……”大牙举着伊依大笑起来,“这个可怜的虫虫居然在伟大的神面前说这样的话。滑稽!人类还剩下什么?你们失去了地球上的一切,科学知识也忘得差不多了。有一次在晚餐桌上,我在吃一个人之前问它:地球保卫战争中的人类的原子弹是用什么做的?他说是原子做的!”伊依一行三人乘一艘游艇在南太平洋上作吟诗航行,他们的目的地是南极,如果几天后能顺利到达那里,他们将钻出地壳去看诗云。今天,天空和海水都很清澈,对于作诗来说,世界显得太透明了。抬头望去,平时难得一见的美洲大陆清晰地出现在天空中,在东半球构成的覆盖世界的巨大穹顶上,大陆好像是墙皮脱落的区域……哦,现在人类生活在地球里面,更准确地说,人类生活在气球里面——地球已变成了气球。地球被掏空了,只剩下厚约一百公里的一层薄壳,但大陆和海洋还原封不动地存在着,只不过都跑到里面了——球壳的里面。大气层也还存在,也跑到球壳里面了,所以地球变成了气球,一个内壁贴着海洋和大陆的气球。空心地球仍在自转,但自转的意义已与以前大不相同——它产生重力。构成薄薄地壳的那点质量产生的引力是微不足道的,地球重力现在主要由自转的离心力来产生了。但这样的重力在世界各个区域是不均匀的:赤道上*强,约为1.5个原地球重力;随着纬度增高,重力也渐渐减小,两极地区的重力为零。现在吟诗游艇航行的纬度正好是原地球的标准重力,但很难令伊依找到已经消失的实心地球上旧世界的感觉。空心地球的球心悬浮着一个小太阳,现在正以正午的阳光照耀着世界。这个太阳的光度在二十四小时内不停地变化,由*亮渐变至熄灭,给空心地球里面带来昼夜更替。在某些夜里,它还会发出月亮的冷光,但只是从一点发出,看不到圆月。游艇上的三人中有两个不是人,其中一个是一头名叫大牙的恐龙。他高达十米的身躯一移动,游艇就跟着摇晃倾斜,这令站在船头的吟诗者很烦。吟诗者是一个干瘦老头儿,同样雪白的长发和胡须混在一起飘动。他身着唐朝的宽大古装,仙风道骨,仿佛是在海天之间挥洒写就的一个狂草字。他就是新世界的创造者——伟大的——李白。1.礼物事情是从十年前开始的。当时,吞食帝国刚刚完成了对太阳系长达两个世纪的掠夺,来自远古的恐龙驾驶着那个直径五万公里的环形世界飞离太阳,航向天鹅座。吞食帝国还带走了被恐龙掠去当作小家禽饲养的十二亿人类。但就在接近土星轨道时,环形世界突然开始减速,*后竟沿原轨道返回,重新驶向太阳系内层空间。在吞食帝国开始返程后的一个大环星期,使者大牙乘一艘如古老锅炉般的飞船飞离大环,衣袋中装着一个叫伊依的人。“你是一件礼物!”大牙对伊依说,眼睛看着舷窗外黑暗的太空。它那粗嘎的嗓音震得衣袋中的伊依浑身发麻。“送给谁?”伊依在衣袋中仰头大声问。他能从袋口看到恐龙的下颚,像是悬崖顶上一大块突出的岩石。“送给神!神来到了太阳系,这就是帝国返回的原因。”“是真的神吗?”“它们掌握了不可思议的技术,已经纯能化,并且能在瞬间从银河系的一端跃迁到另一端,这不就是神了?如果我们能得到那些超级技术的百分之一,吞食帝国的前景就很光明了。我们正在完成一个伟大的使命,你要学会讨神喜欢!”“什么选中了我?我的肉质是很次的。”伊依说。他三十多岁,与吞食帝国精心饲养的那些肌肤白嫩的人相比,他的外貌很有些沧桑。“神不吃虫虫,只是收集,我听饲养员说你很特别,你好像还有很多学生?”“我是一名诗人,在饲养场的家禽人中教授人类古典文学。”伊依很吃力地念出了“诗”“文学”这类在吞食语中相当生僻的词。“无用又无聊的学问。你那里的饲养员之所以默许你授课,是因为其中的一些内容有助于改善虫虫们的肉质……我观察过,你自视清高、目空一切,对于一个被饲养的小家禽来说,这很有趣。”“诗人都是这样!”伊依在衣袋中站直。虽然知道大牙看不见,但他还是骄傲地昂起头。“你的先辈参加过地球保卫战吗?”伊依摇摇头,“我在那个时代的先辈也是诗人。”“一种*无用的虫虫。在当时的地球上就十分稀少了。”“他生活在自己的内心世界里,对外部世界的变化并不在意。”“没出息……呵,我们快到了。”听到大牙的话,伊依把头从衣袋中伸出来,透过宽大的舷窗向外看。飞船前方有两个发出白光的物体,那是悬浮在太空中的一个正方形平面和一个球体,当飞船移动到与平面齐平时,平面在星空的背景上短暂地消失了一下,这说明它几乎没有厚度。那个完美的球体悬浮在平面正上方,两者都发出柔和的白光,表面均匀得看不出任何特征。它们仿佛是从计算机图库中取出的两个元素,是这纷乱宇宙中两个简明而抽象的概念。“神呢?”伊依问。“就是这两个几何体啊。神喜欢简洁。”距离拉近,伊依发现平面有足球场大小,飞船正在向平面上降落。发动机喷出的炽焰首先接触到平面,仿佛只是接触到一个幻影,没有在上面留下任何痕迹。但伊依感到了重力和飞船接触平面时的震动,说明它不是幻影。大牙显然以前曾经来过这里,毫不犹豫地拉开舱门走了出去。伊依看到他同时打开了气密过渡舱的两道舱门,心一下抽紧了,但他并没有听到舱内空气涌出时的呼啸声。当大牙走出舱门后,衣袋中的伊依嗅到了清新的空气,伸到外面的脸上感到了习习的凉风……这是人和恐龙都无法理解的超级技术,却以温柔而漫不经心的方式呈现出来,这震撼了伊依。与人类**次见到吞食者时相比,这震撼更加深入灵魂。他抬头望望,球体悬浮在他们上方,背后是灿烂的银河。“使者,这次你又给我带来了什么小礼物?”神问。他说的是吞食语,声音不高,仿佛从无限远处的太空深渊中传来,让伊依**次感觉到这种粗陋的恐龙语言听起来很悦耳。大牙把一只爪子伸进衣袋,抓出伊依放到平面上。伊依的脚底感到了平面的弹性。大牙说:“尊敬的神,得知您喜欢收集各个星系的小生物,我带来了这个很有趣的小东西:地球人。”“我只喜欢完美的小生物,你把这么肮脏的虫子拿来干什么?”神说。球体和平面发出的白光微微地闪动了两下,可能是表示厌恶。“您知道这种虫虫?”大牙惊奇地抬起头。“只是听这个旋臂的一些航行者提到过,不是太了解。在这种虫子不算长的进化史中,航行者曾频繁造访地球。这种生物的思想之猥琐、行为之低劣、历史之混乱和肮脏,都让他们恶心,以至于直到地球世界毁灭之前,也没有一个航行者屑于同它们建立联系……快把它扔掉。”大牙抓起伊依,转动着硕大的脑袋,看看可往哪儿扔,“垃圾焚化口在你后面。”神说。大牙一转身,看到身后的平面上突然出现了一个小圆口,里面闪着蓝幽幽的光……“你不要这样说!人类建立了伟大的文明!”伊依用吞食语声嘶力竭地大喊。球体和平面的白光又颤动了两次。神冷笑了两声:“文明?使者,告诉这个虫子什么是文明。”大牙把伊依举到眼前,伊依甚至听到了恐龙的两个大眼球转动时骨碌碌的声音:“虫虫,在这个宇宙中,对一个种族文明程度的统一度量标准是这个种族所进入的空间的维度。只有进入六维以上空间的种族才具备加入文明大家庭的起码条件。我们尊敬的神的一族已能够进入十一维空间。吞食帝国已能在实验室中小规模地进入四维空间,只能算是银河系中一个未开化的原始群落。而你们,在神的眼里不过是杂草和青苔。”“快扔了,脏死了!”神不耐烦催促道。大牙举着伊依向垃圾焚化口走去。伊依拼命挣扎,从衣服中掉出了许多白色的纸片。那些纸片飘荡着下落,从球体中射出一条极细的光线,射到其中一张纸上时,纸片便在半空中悬住了,光线飞快地在上面扫描了一遍。“唷,等等,这是什么东西?”大牙把伊依悬在焚化口上方,扭头看着球体。“那是……是我的学生们的作业!”伊依在恐龙的巨掌中吃力地挣扎着说。“这种方形的符号很有趣,它们组成的小矩阵也很好玩儿。”神说,从球体中射出的光束又飞快地扫描了已落在平面上的另外几张纸。“那是汉……汉字,这些是用汉字写的古诗!”“诗?”神惊奇地问,收回了光束,“使者,你应该懂这种虫子的文字吧?”“当然,尊敬的神,在吞食帝国吃掉地球前,我在它们的世界生活了很长时间。”大牙把伊依放到焚化口旁边的平面上,弯腰拾起一张纸,举到眼前吃力地辨认着上面的小字,“它的大意是……”“算了吧,你会曲解它的!”伊依挥手制止大牙说下去。“为什么?”神很感兴趣地问。“因为这是一种只能用古汉语表达的艺术。即使翻译成人类的其他语言,也会失去大部分内涵和魅力,变成另一种东西了。”“使者,你的计算机中有这种语言的数据库吗?我还要有关地球历史的一切知识。给我传过来吧,就用我们上次见面时建立的那个信道。”大牙急忙返回飞船,在舱内的电脑上鼓捣了一阵儿,嘴里嘟囔着:“古汉语部分没有,还要从帝国的网络上传过来,可能有些时滞。”伊依从敞开的舱门中看到,恐龙的大眼球中反射着电脑屏幕上变幻的彩光。当大牙从飞船上走出来时,神已经能用标准的汉语读出一张纸上的中国古诗了:“白日依山尽,黄河入海流。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您学得真快!”伊依惊叹道。神没有理他,只是沉默着。大牙解释说:“它的意思是:恒星已在行星的山后面落下,一条叫黄河的河流向着大海的方向流去——哦,这河和海都是由那种由一个氧原子和两个氢原子构成的化合物组成——要想看得更远,就应该在建筑物上登得更高些。”神仍然沉默着。“尊敬的神,您不久前曾君临吞食帝国,那里的景色与写这首诗的虫虫的世界十分相似,有山有河也有海,所以……”“所以我明白诗的意思。”神说。球体突然移动到大牙头顶上,伊依感觉它就像一只盯着大牙看的没有瞳仁的大眼睛,“但,你,没有感觉到些什么?”大牙茫然地摇摇头。“我是说,隐含在这个简洁的方块符号矩阵的表面含义之后的一些东西?”大牙显得更茫然了,于是神又吟诵了一首古诗:“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大牙赶紧殷勤地解释道:“这首诗的意思是:向前看,看不到在遥远过去曾经在这颗行星上生活过的虫虫;向后看,看不到未来将要在这颗行星上生活的虫虫。于是感到时空的无限,于是哭了。”神沉默。“呵,哭是地球虫虫表达悲哀的一种方式,它们的视觉器官……”“你仍没感觉到什么?”神打断了大牙的话。球体又向下降了一些,几乎贴到大牙的鼻子上。大牙这次坚定地摇摇头:“尊敬的神,我想里面没有什么的。一首很简单的小诗罢了。”接下来,神又连续吟诵了几首古诗,都很简短,且属于题材空灵超脱的一类,有李白的《下江陵》《静夜思》《黄鹤楼送孟浩然之广陵》、柳宗元的《江雪》、崔颢的《黄鹤楼》、孟浩然的《春晓》等。大牙说:“在吞食帝国,有许多长达百万行的史诗。尊敬的神,我愿意把它们全部献给您!相比之下,人类虫虫的诗是这么短小简陋,就像他们的技术……”球体忽地从大牙头顶飘开去,在半空中沿着随机的曲线飘行:“使者,我知道你们**的愿望就是希望我回答一个问题:吞食帝国已经存在了八千万年,为什么其技术仍徘徊在原子时代?我现在有答案了。”大牙热切地望着球体说:“尊敬的神,这个答案对我们很重要!求您……”“尊敬的神,”伊依举起一只手大声说,“我也有一个问题,不知能不能问?!”大牙恼怒地瞪着伊依,像要把他一口吃了似的,但神说:“我仍然讨厌地球虫子,但那些小矩阵为你赢得了这个权利。”“艺术在宇宙中普遍存在吗?”球体在空中微微颤动,似乎在点头:“是的,我就是一名宇宙艺术的收集和研究者。我穿行于星云间,接触过众多文明的各种艺术,它们大多是庞杂而晦涩的体系。用如此少的符号,在如此小巧的矩阵中包含如此丰富的感觉层次和含义分支,而且还要受到严酷得有些变态的诗律和音韵的约束——这,我确实是**次见到……使者,现在可以把这虫子扔了。”大牙再次把伊依抓在爪子里:“对,该扔了它,尊敬的神。吞食帝国中心网络中存储的人类文化资料是相当丰富的,现在您的记忆中已经拥有了所有资料,而这个虫虫,大概就记得那么几首小诗。”说着,它拿着伊依向焚化口走去。“把这些纸片也扔了。”神说。大牙又赶紧返身,用另一只爪子收拾纸片,这时伊依在大爪中高喊:“神啊,把这些写着人类古诗的纸片留作纪念吧!您收集到了一种不可超越的艺术,向宇宙中传播它吧!”“等等。”神再次制止了大牙。伊依已经悬到了焚化口上方,感到了下面蓝色火焰的热力。球体飘过来,悬停在距伊依的额头几厘米处。他同刚才的大牙一样,受到了那只没有瞳仁的巨眼的逼视。“不可超越?”“哈哈哈……”大牙举着伊依大笑起来,“这个可怜的虫虫居然在伟大的神面前说这样的话。滑稽!人类还剩下什么?你们失去了地球上的一切,科学知识也忘得差不多了。有一次在晚餐桌上,我在吃一个人之前问它:地球保卫战争中的人类的原子弹是用什么做的?他说是原子做的!”

书友评论及读后感

刘慈欣赵海虹王晋康的书,刘慈欣赵海虹王晋康作品集

书友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