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陵十三钗》严歌苓

编辑:千味书屋 来源: 九零文学网 时间: 2018-05-14 10:06:25 阅读: 1035次
《金陵十三钗》严歌苓

基本信息

书名:《金陵十三钗》
丛书名严歌苓长篇精品
作者严歌苓
出版社作家出版社
出版时间:第1版(2016年8月1日)
页数:206页
语种:简体中文
开本:32
ISBN:9787506390521
ASIN:B01KH0VQ0A
版权:作家出版社

编辑推荐

1937年12月的南京,守城的中国军队全线崩溃,美国威尔逊教堂成了临时的避难所,一个美国神甫,十三个秦淮河胭脂歌女,一群避难的女学生,几个流散的中国军人和伤兵,一群日本官兵,在这个局促的空间里演绎了一段荡气回肠的家国仇恨……那些如花的名字,那些姣好的美眷,那些最泼辣轻贱的话语,那些最纯净善良的灵魂,终刻在了那段伤痕累累、血迹斑斑的历史上。

名人评书

作品摒弃了居高临下的道德审判,严歌苓用精细绵密的语言,描摹了末日般的兵荒马乱里,最 卑贱 的风尘女子身上迸发出的良善与尊严,带给读者剥丝抽茧般的阅读疼痛,也动摇了我们对根深蒂固所谓贵贱洁秽的僵化定夺。


作者简介

严歌苓,著名旅美作家,好莱坞专业编剧。代表作有《陆犯焉识》《第九个寡妇》《小姨多鹤》《一个女人的史诗》《扶桑》《天浴》《少女小渔》《人寰》《雌性的草地》《金陵十三钗》等。她的作品被评论家称赞为 近年来艺术性最讲究的作品……小说有一种扩张力,充满了嗅觉、听觉、视觉和高度的敏感 。

目录

正文

经典语录及文摘

序言

引子
我的姨妈孟书娟一直在找一个人。准确地说,在找一个女人。找着找着,她渐渐老了,婚嫁大事都让她找忘了。等我长到可以做她谈手的年龄,我发现姨妈找了一辈子的女人是个妓女。在她和我姨妈相识的时候,她是那一行的花魁。用新世纪的语言,就是腕儿级人物。
一九四六年八月,在南京举行的对日本战犯的审判大会上,我老姨几乎找到了她。她坐在证人席上,指认日军高级军官的一次有预谋的、大规模的强奸。
我姨妈是从她的嗓音里辨认出她的。姨妈挤在法庭外面的人群里,从悬在电线杆上的高音喇叭里听见了她的证词,尽管她用的是另一个名字。
从法庭外进入审判厅,花费了我姨妈一个小时。五十六年前,八月的南京万人空巷,市民们宁可中暑也要亲自来目睹耳闻糟践了他们八年的日本人的下场。审判大厅内外都挤得无缝插足,我年轻的姨妈感觉墙壁都被挤化了,每一次推搡,它都变一次形。日本人屠城后南京的剩余人口此刻似乎都集聚在法庭内外,在半里路外听听高音喇叭转达的发言也解恨。
我的书娟姨妈远远看见了她的背影。还是很好的一个背影,没给糟蹋得不成形状。书娟姨妈从外围的人群撕出一条缝来到她的身后,被上万人的汗气蒸得湿淋淋的。姨妈伸出手,拍了拍南京三十年代最著名的流水肩。转过来的脸却不是我姨妈记忆里的。这是一张似是而非的脸;我姨妈后来猜想,那天生丽质的脸蛋儿也许是被毁了容又让手艺差劲的整容医生修复过的。
赵玉墨! 届时只有二十岁的孟书娟小声惊呼。叫赵玉墨的女人瞪着两只装糊涂的眼睛。
我是孟书娟啊! 我姨妈说。
她摇摇头,用典型的赵玉墨嗓音说: 你认错人了。 三十年代南京的浪子们都认识赵玉墨,都爱听她有点儿跑调的歌声。
我的书娟姨妈不屈不挠,挤到她侧面,告诉她,孟书娟就是被赵玉墨和她的姐妹们救下来的女学生之一啊!
不管孟书娟怎样坚持,赵玉墨就是坚决不认她。她还用赵玉墨的眼神儿斜她一眼,把赵玉墨冷艳的、从毁容中幸存的下巴一挑,再用赵玉墨带苏州口音的南京话说: 赵玉墨是哪一个?
说完这句,她便从座位上站起,侧身从前一排人的腰背和后一排人的膝盖之间挤过去。美丽的下巴频频地仰伏,没人能在这下巴所致的美丽歉意面前抱怨她带来的不便。
书娟当然无法跟着赵玉墨,也在后背和膝盖间开山劈路;没人会继续为她行方便。她只能是怎么进来的就怎么出去。等书娟从法庭内外的听审者中全身而退,赵玉墨已经没了。
也就是从那次,我的书娟姨妈坚定了她的信念,无论赵玉墨变得如何不像赵玉墨,她一定会找到她和她十二个姐妹的下落。有些她是从日本记者的记载中找到的,有些是她跟日本老兵聊出来的,最大一部分,是她几十年在江苏、安徽、浙江一带的民间搜寻到的。
她搜集的资料浩瀚无垠。在这个资料展示的广漠版图上,孟书娟看到了一九三七年十二月十三日南京亡城时自身的坐标,以及她和同学们藏身的威尔逊福音堂的位置。资料给她展示了南京失陷前的大画面,以及大画面里那个惊慌失措的、渺小如昆虫的生命——
这就是我十三岁的姨妈,孟书娟。

文摘

法比按照玉墨讲的路线沿着门口的小街往北走,到了第二个巷子,进去,一直穿到头。街上景观跟他上次见到的相比,又是一个样子,更多的墙黑了,一些房子消失了,七八只狗忙忙颠颠地从他身边跑过。狗在这四天上了膘,皮毛油亮。法比凡是看到一群狗聚集的地方就调开视线,那里准是化整为零的一具尸首。 
法比右手拎着一只铅桶,随时准备用它往狗身上抡。吃尸体肉吃疯了的狗们一旦变了狗性,改吃活人,这个铅桶可以护身。从巷子穿出,他看见一片倒塌的青砖墙,是一爿老墙。断墙那边,一汪池水在早上八点的天光中闪亮。池塘边阿顾活不见人,死不见尸。也许阿顾碰到了什么好运,丢下苍老的英格曼神甫和他自己微薄的薪水离去了。也可能阿顾被当成苦力被日本人征到埋尸队去了。尸体时时增多,处理尸体的劳务也得跟着增长才行。 
池塘里漂着枯莲叶。这是多日来法比看见的最宁静和平的画面,他将铅桶扔进塘中,打起大半桶水,沿来路回去。这点水对于教堂几十口人来说,是杯水车薪,必须用英格曼的老宝贝福特运水。 
法比回到教堂,将福特的后排座拆出去,把教堂里所有的桶、盆、大锅都搜集起来,塞到车上。第一车水运回来,陈乔治煮了一大锅稀粥,每人发了一碗粥和一小碟气味如抹布、口感如糟粕的腌菜,但所有人都觉得是难得的美味。 
地下室里的女人们和女学生们已经好几天不漱不洗,这时都一人端一杯水蹲到屋檐下的阴沟边,先用手绢蘸了杯子里的水洗脸,再用剩的水漱口刷牙。 
玉墨用她的一根发带沾上水,细细地擦着耳后、脖根,那一点点水,她舍不得用手绢去蘸,她解开领口的纽扣,把刚用水搓揉过的绿发带伸到上半部胸口,无意间发现法比正呆呆地看着她,她小臂上顿时起了一层鸡皮疙瘩。某种病恹恹的情愫在她和法比之间曲曲扭扭地生长,如同一根不知根植何处的藤,从石缝中顶了出来。

书友评论及读后感

[还不错]严歌苓总是在关注女性,以一种旁观的悲悯的心态。这本书的情节比较残忍,观念也很受时代限制,所以以现在的目光来看是很难被接受的。

[看小说会更加震撼]一般来说,我先看了小说就不会看对应的影视作品,如果看了影视作品就无心看小说。但是金陵十三钗是先看了影视作品,后来才发现是严先生的小说改编。看了以后在心中重新塑造了各个角色形象,并对当时的环境印象更加深刻。

[看过之后最久久不能忘怀的书籍]电影版经过改编后更多的是直观的震撼 而看过原著后的感觉是更加意味深远的 我经常会想赵玉墨她们这群女子是怎样一种勇气和伟大 都是寻常人 沦落到不寻常的年代 做出了不寻常的牺牲 好书

[读后感]我曾以为,我没有经历过战争,没有出生在那个悲惨的年月,便可以对日本的某些优点报以纯粹的欣赏,但是我读了《金陵十三钗》,特别是刚经过了南京大屠杀纪念日,我发现我绝对无法置身事外。我是一个中国人,我的出生无法由我决定,既然我是一个中国人,我就会牢记日本所犯下的罪,绝不宽恕。

[心情很沉重的一本书]看严歌苓的作品是因为最近看了电影芳华很有感触,下了几个严歌苓的作品,第一个就看了这个小说。文笔真的很流畅细腻,继续她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