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天未央》达墨

编辑:千味书屋 来源: 九零文学网 时间: 2020-09-29 14:14:26 阅读: 1009次
《苍天未央》达墨

基本信息

书名:《苍天未央》
作者达墨
出版社四川人民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04-01
语种:简体中文
开本:32开
ISBN:9787220106156
ASIN:25246537

编辑推荐

江庐市建设发展集团财务部部长柏丽受银行行长傅强诱骗,挪用公款并携巨额资金外逃,事发后牵引出集团董事长穆尔矢、集团人事部部长张江海等一系列国企官员的腐败行为。在市委书记朴晓习的强硬反腐态度之下,穆尔矢为求自保,私自派集团办公室主任荪鸣出境寻找柏丽,以期灭口。不曾想荪鸣一时疏忽、未能得手,柏丽与傅强被警方成功抓捕,穆尔矢因此精神失常,江庐市反腐行动取得良好成效。

名人评书

《苍天未央》以企业资金外流为切口,聚焦中层官员的腐败及高层领导的反腐决心,展现了当下社会反腐倡廉的正能量之风;同时,涉及年轻人的婚恋、爱情观,在一定程度上可说是一本婚恋启示录。小说在文学性之外,更有一层启发意义。

媒体书评

近年的反腐令一些官员、商人等进入紧张状态。遗憾的是,现有的文学作品不足以呈现特定人群的生产、生存状态,以及去路。文学尚未理解现实,更未能安慰世道人心。《苍天未央》对主人公爱恨交加,在此方面点题。祝贺作者完成如此倾情的创作。——知名学者余世存

作者简介

达墨就职于政府机关,中国作家协会会员,编剧。性格直率的他,常以纸笔穿越于漂浮人际迷雾的都市,沿着文字缱绻去窥探每一扇紧紧闭合的心扉后的隐秘。曾以“蠡湖吹雪”为笔名,出版长篇小说《冬至未至》《青春无尘》《围城之外》《遇见,一眼万年》《台北潜伏》等。


经典语录及文摘

序欲望是产生思想之“疾病”的根源。《苍天未央》从江庐市建设发展集团财务部长柏丽出逃开始,牵出江庐市“国企”存在的政府建设资金管理、人事安排等一系列问题,其中既有管理体制的原因,也有用人机制的桎梏,但归根到底是人的欲望所引发的“病症”。小说从巨额资金的消失入手,聚焦集团董事长的心理变化,纪委“专案组”难以开展工作及铁腕反腐的市委书记等情节,渐渐向“案件”深入。人物形象生动、鲜活,情节起伏跳跃、节奏紧凑,情与景相交相织,念与念密密相续,时而雷声轰鸣,风雨欲来,时而又风平浪静,情意绵密,引人入胜。我的小说总是以善良为出发点,我希望普天下的人们都过得幸福快乐,想他们所想,爱他们所爱,得到他们所期望的一切,譬如金钱、美女、权力等,但我的原则是:可以巧取,绝不能豪夺,不能胁迫、威逼或损害国家及他人利益。正如《苍天未央》中所言,希望人们“挣有数的钱,过有底线的生活,做有分寸的事”。朱元璋曾教诲官员:“人之大敌非穷非疾,乃是奸贪邪妄,穷能图变疾可医治,人一旦奸贪邪妄则无可救药。”也许有些天真,但我依然相信,人在做,天在看,总有一天,越轨之人会切身感到功名利禄、钱权色物尽是浮云。作为男人,我对《苍天未央》的主人公之一傅强爱恨交加,或者更准确地说,是羡慕与憎恨并存,羡慕的是他拥有我等男人梦寐以求而所不能及的外形和地位,憎恨的是他将“福祉”中的“玩”当成了事业,不仅丢掉了常人难以企及的事业,还致使许多“无辜”的人受到了伤害。傅强就像享受不到阳光的植物,一直站在阴影里,心里慢慢生出了扭曲的枝蔓。柏丽,则像马蹄莲茎上盛开的奇异花,免不了被评价为畸形。文学的想象需要勇气,毕竟,很多想象根植于我们身边的人事,故事里的欢乐都是为悲剧修建的高速公路。我希望傅强和柏丽的短暂狂欢能够提醒年轻人,不可在爱情、婚姻的道路上投机取巧,无论选择哪一条人生道路,经营何种婚姻,个人是否幸福*为重要。如果不能纯粹地爱,就潇洒离开。自从那天会上,穆尔矢把柏丽出逃的责任推向张江海后,张江海的心情就如被拍打了的马蜂窝,一时炸得嗡嗡响,他恨不能马上出击,狠狠地攻击冒犯者,好洗清自己。然而,面对穆尔矢,他不敢像马蜂那样出击。事实上,张江海之所以生气,是因为他觉得自己是功臣。多年以来,他帮穆尔矢做了不少见不得人的事情,每次人事调整需要暗地里动手脚时,总是自己冲锋在前。可是,即便如此,穆尔矢也没有在关键时刻保护他,反倒想让他做垫背,很有点儿“大难还没来就各自飞”的味道。人们常说:“流氓不可怕,就怕流氓有文化。”显然,高智商的流氓更会使阴招,不易对付,但穆尔矢和张江海两人,同属于有文化的流氓,真要拼起来,就得看谁更狠了。细细论来,穆尔矢就像大明朝的严嵩,阴险里带着狠劲儿;张江海则像秦桧,头脑简单却也很能算计人。应该说,他们玩人的计谋有异曲同工之妙,但又各自巧夺天工,平分秋色。*近几天,张江海一直在想:“自己搞了半辈子人事,陪伴了四五任董事长,参与考察的干部不计其数,什么样的人没见过呢?牛鬼蛇神见得多了,搞人,就像庖丁解牛,游刃有余。可也见过不少无赖了,还真还没有比穆尔矢更无赖的人!”心有猛兽,无路可出。张江海愤怒着,可毕竟人家是相,自己是被捏在手心的士,尽管他是在人事部长的岗位干了二十多个年头的“五朝元老”,也无处诉说心中痛苦。从理论上讲,人事部长也是实权派,就像张江海酒后常吹的那样―他提拔的谁谁谁,如今都走上重要领导岗位了,似乎他就是那传说中的伯乐。可大家都明白,一切跟他没有太大关系,张江海只不过是一块“跳板”,领导需要提拔谁时,就把他拿来放在有沟的地方垫一垫。说白了,人事部长只是某些“一把手”官帽买卖中的代理商,人事变动总是被冠以集体研究决定的名堂,如果不出问题,功劳自然归于“一把手”,可一旦出了问题,比如柏丽出逃了,穆尔矢完全可以把自己撇得干干净净,归咎于“代理商”没选好人。可见,人事部长除了是一块跳板之外,偶尔还是洪流中的一“柱”,“一把手”需要退让时,他必须冲锋在前。不过,不得不说的是,张江海也借着人事部长的名头搞了不少创收。他经常利用穆尔矢的软肋,使点儿小手段,比如在穆尔矢划定的人选中,找出一两个有问题的人,当然,那问题一定是致命的,譬如暗示穆尔矢,人事部在征求中层干部们的意见时,发现某某群众基础不好,在外面行为不检点,大家意见很大,你若非要提拔,会被群众举报的……“行为不检点”是什么错误呢?张江海可以说某某乱搞男女关系不道德,也可以说某某吃拿卡要甚至索贿……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呢?可用的“武器”太多了,任何一条放到台面上都是大事,别说提拔了,让人直接下岗都不为过。如果穆尔矢无动于衷,拿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张江海便会使出第二个绝招,以几位副总对他一定要提拔的人有不同的意见为借口来拖延。作为“一把手”,穆尔矢不可能去问某个副总有什么意见,当然,即使谁真有意见,也不会当着他的面说出来。每当此时,穆尔矢便会跟张江海商量对策,张江海便借集团班子成员之口,说出某某人不错,工作能力很强,素质很高,应当考虑压压担子,让他多为集团发展出一份力,多添加一块砖。穆尔矢一听张江海要给某某“压担子”,自然知道是要提拔的意思,于他而言,砖多砖少无所谓,不影响大局就好,自然点头应允,张江海的钱袋里也可以多一笔收入。其实,穆尔矢对张江海的伎俩心知肚明,可他也知道“水至清则无鱼”,不管班子成员们是不是真反对,都得高度重视,否则开会时就可能出现反对的声音,尽管可能性很小,多年来只发生过一次,但一直让他铭记在心,彻底明白了“大意失荆州”的痛苦。那年,穆尔矢刚到江庐市建设发展集团不久,就发现单位里派系林立,一些中层干部,尤其几个副总,似乎都拿他当外来和尚看,他下达的任务推进起来总是出现“肠梗阻”,有的人甚至阳奉阴违,仍然听从已经下台的前任指手画脚,弄得穆尔矢很没面子。没多久,穆尔矢忍无可忍,动了调整人事的心思。“不换脑子就换人,非我友,即我敌。既然你们要拉帮结派,忠于前任主子,那就全部靠边站吧。让你们和我作对,还反了不成?只有牢牢掌握主动权,才能有无所不能的控制权。”穆尔矢发恨似的想。为了彻底废除前任董事长的人事安排,打击前任的余威,化被动为主动,他准备把担负重要职务的中层干部来个大换血,尤其是要把财务部、项目部,以及办公室主任,都换成自己的人。思虑再三后,就通知张江海来了办公室。“江海啊,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了解,我觉得个别部门的干部得动一动了,你去做个调整方案,按照市委领导要求的,人尽其才,集合想干事能成事的优秀人才。”对穆尔矢来说,人事调整有两层意思,一是换掉不是自己圈子里的人,推出可以为己所用的新人;二是整掉不听话的人,以便民主测评时,自己可以获得高分。一举多得的组合拳,焉能不打?穆尔矢的提议,正暗合了张江海的心事。要知道,过去几年里,他的日子相当郁闷,身为人事部长,集团里却没有几个人愿意拿他当回事。张江海早就想整一整那几个不把他当盘菜的人了,不承想,一等就是好几年。毕竟,用人制度实在问题多多,如果“一把手”不被检举,只要他愿意工作,积极在岗位上发挥余热,且不惹到顶头上司,那干上两个五年都不成问题,人事部长自然就没什么油水可捞了。张江海时常想:“所谓的用人制度可真是太损了,也不知道是哪个孙子出的馊主意。一个人有几个五年?几个十年?从大学毕业到某个单位混得有点儿群众基础,能够在业务上小有成效,起码也得个三年五年。如果顺畅的话,还能够混个一官半职,如果一不小心得罪领导,再等个五年,可就四十多岁了,早都过了能有所作为的年龄了。”每次想到它,张江海心中就很不是滋味儿,干了半辈子的人事部长,就没有多少油水,*多也就是过年那几天,几个没有依靠的人来请他喝点儿酒或洗个澡再去做一次按摩,还有的人呢,送个五百块的购物卡还像做贼一样,生怕被人知道,丢下就走,像打发叫花子一样。终于,穆尔矢要求动动人事关系了,机会可算是来了。寂静的夜晚,是张江海行动的*时间。每次吃过晚饭,他就把自己关在小书房里,从书柜中拿出A3大白纸、铅笔、长尺等工具。多年来,他对它们充满了感情,似乎自己已与它们结下了深深的情谊。张江海总是先把纸铺在宽大的写字台上,一手拿尺一手拿笔,一副战区指挥员的大将风度和一扫千军万马的气势,只听“呲啦”一声,一条黑线纵贯左右。然后,他迅速用自己引为自豪的行书写上“江庐市建设发展集团人事调整方案”,又在右上角用小楷认真注上“机密”。看过谍战剧的人也许会联想起那种主角们都小心翼翼的神秘场景,此时的张江海,就如那个掌管绝密情报的人。注上“机密”后,他总会习惯性地点燃一支烟,在烟雾缭绕中沉思。他不愿意用高科技的电脑,习惯在纸张上排兵布阵,认为只有纸笔才会使他产生唯我独尊、掌管生杀大权的快感。笔,就是他的武器;笔,就是他的力量;笔,就是他的通道。男人的英雄情结可能永远都不会磨灭,只是很多时候,他们没有机会或没有力量去挥动手上的武器。一旦挥动起来,就会充满血腥的味道。张江海照着江庐市建设发展集团的干部编制,分别画出表格,它们看起来就像公墓里放置小盒子的格子,一排排摆得整整齐齐。接着,他又按照中层干部和中层副职的职数,分别以一比二、一比一的比例留出空位。之所以如此,是为了便于他突然想起哪个曾经让他不爽或是让他得过好处的人,随时“妥当处理”,至于老大能不能通过他的“决策”,先不理会,排上位再说,毕竟中层职位要比公墓里的格子紧俏得多,能抢一个位子就算赚到一个。*个动的自然是前董事长的心腹了,正是让他恨得咬牙切齿的办公室主任杨庆。早在前年,张江海的几个朋友从北京来江庐旅游,为了显示自己已经不是当年那个畏畏缩缩、略带口吃又被人瞧不起的张江海,他决定好好显摆显摆,心说:“你们看吧,我现在混得比你们当初又是班干部、又是团干部的人牛吧。”当他气势满怀地拿起电话,通知杨庆安排一桌客人时,杨庆倒是很客气,但一听到张江海希望安排在“庐江8号”,杨庆就不由自主地顿了一下说:“张部长呀,是这样的,领导有交代,‘庐江8号’只负责接待部里或省里来的人,不知道你的客人是从哪来的?”杨庆原本是随口一问,可就真把张江海给噎住了,他本就是假公济私,揩公家的油嘛。区区一个办公室主任,简直是不上路子地挑战嘛。张江海很是生气,又得强忍着心中的怒火,不想为一桌饭让人家看扁了他,就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说:“是这样的,津市建工的几个领导来考察,你看行不行?”他用商量的口气随便说了一个兄弟单位的名字。“哎呀张部长,不行啊,得请示一把手,否则……”还没等杨庆无奈地说完,张江海就挂了电话。怎么说自己也是老资格的人事部长,除了“一把手”和几个副总,他还没用商量的口气跟其他人说过话。“你个小办公室主任居然不买我的账,老子今天几乎求你了,你还不给面子,难道吃顿饭还要找‘一把手’吗?小子,你等着瞧吧。”张江海在心里骂道。尽管杨庆*终利用权力帮张江海安排了一家与“庐江8号”规格不相上下的饭店—“岛上明月”,但张江海总觉得“岛上明月”不是市领导接待贵宾的地方,否则,他就可以在饭桌上告诉几个朋友:“在此吃饭是身份的象征,你们享受的是非同一般的待遇。”杨庆的马屁,算是没拍到关键点上。事实上,办公室主任也不好干,大家都以为杨庆管着吃,管着喝,可以为所欲为,其实不然。从“一把手”到“二把手”,再到集团的部长、副部长们,哪一尊“神”也不能得罪,要是一不小心撞到人家枪口上,就算不应声倒地,磕碰也不会轻。惹了张江海,杨庆可算是摊上了。“就让你去投资金融部吧,天天和世界银行的人周旋,要钱,找项目,回头审计部再来折腾你,谁叫你杨庆不听我的话呢。”张江海捋顺了*个人便得意地笑了。那办公室主任安排谁呢?“有了,就让办公室副主任荪鸣干吧。”张江海似乎发现穆尔矢很喜欢荪鸣,外出开会或宴请客人,时常带着他。尽管张江海不知道穆尔矢为什么喜欢荪鸣,但他敏感地意识到,其中必定有名堂,顺着“一把手”的心意安排,总不会出错。再说了,荪鸣还是不错的,逢年过节总要给他拜个年,即使送酒、送卡不算什么,但也一直坚持在做。张江海喜欢少年老成的年轻人,会办事儿。“第二个应该摆弄谁呢?孟力,对,就是你小子。”张江海在心里愤恨道。孟力是集团的后勤部长,他以前还是比较喜欢的。孟力没当部长前,对他恭恭敬敬,偶尔请他喝喝酒。而且,在孟力当部长的问题上,他也是出过力的。当时前董事长在孟力和另一名候选人之间摇摆不定,张江海说了一句“小孟人不错”,部长就定了下来。谁知道孟力“华丽转身”后就变了一张脸,居然发展到与前董事长兼总经理兄弟相称,时不时还趾高气扬地作为优秀中层在会议上发言,似乎那副荣耀完全是靠自己奋斗得来的。从那时起,张江海就想敲打敲打他了——得让孟力明白,一当官就变脸是危险的。“就让你这个家伙到集团事务服务中心去,嗯,好位子,也算中层,职级没变。你不是管后勤的‘一把手’嘛,那我就让你服务人家去,业务对口,关系顺畅,集团领导也没话说,你自己也无话可说。”张江海边想边在服务中心的小格子里安放了孟力的名字。多年以来,他以笔为刀,枕戈待旦厉兵秣马可不就为了指点江山的那一刻嘛。安顿了孟力,张江海又开始思考,用谁来补后勤部长的空缺呢?他有些犯难了,如此肥缺的好职位,总不能随便弄个人,至少也得挑个忠于自己的吧。可是思来想去,梳理了江庐市建设发展集团三十几个中层干部,居然没有一个让他称心如意的。他不由得悲哀起来,工作多年居然没有培养出几个能效忠自己的人,真是太失败了。既然找不出自己喜欢的,就用些中立的吧,尽管他们不会拍马屁,不会拉关系,但他们有一点是值得称赞的,就是既不得罪你,也不巴结你。再说,用了中立的人,他们会在外大力宣传人事部长公道正派,宣扬集团领导如何任人唯贤,选贤认能。几番权衡,他选择了工程部的副部长陈令东来顶孟力的格子。“第三个摆弄谁呢?”张江海叼着烟反问自己。灵光一闪,他想动一动财务部部长柳南莆,但听说他和现任市长有关系,好像是市长远房堂兄弟之类的,偶尔也会露一两句哪天和市长吃了饭……真也好,假也罢,反正也没人试图去证实,一切只有前任董事长*清楚。毕竟柳南莆当时从一个打工仔一步步变成副部长,再以副代正,噌噌地往上蹿,都是前董事长以命令口吻让张江海办的。至于为何,不得而知。不管怎么样,张江海还是很想摸摸老虎屁股,又怕老虎屁股摸不得,万一搞错了,真老虎要咬人,那代价将是血淋淋的!“管他呢,就先动了他,方案报给穆尔矢,看他什么态度。”张江海手一抬,把柳南莆放到油水较少的核算部。那么肥得流油、人人觊觎的财务部部长,又让谁去呢?集团里疯传柏丽是穆尔矢的“干女儿”,可那也是无人证实的消息。不过,从年龄上看,才二十出头,加上长得还不错,应该符合“干女儿”的一些特征,张江海不由自主地笑了。“那就把柏丽放到财务部吧,不过,实在有点儿年轻,能力也一般,群众基础也不好,听说还时不时地在办公室发脾气。”思虑一番后,他又在心里说:“算了吧,还是换个老成一点的,就安排部队转业刚分进财务部的林希武吧。”“第四个该轮到谁呢?”张江海点燃一支烟,若有所思地吞云吐雾起来……

书友评论及读后感

[0]自从看过《人民的民义》后就非常喜欢看反腐的小说,这本书真的是欲罢不能,内容很精彩,情节曲折引人入胜

[1]《人民的名义》之后,这种反腐的小说也火了起来。不过这本书确实文笔流畅,故事完整,好小说的要素都具备了,看得也很过瘾。

[2]这里有点贵哦,在众公号“倾城微小说”里面看,免费的哈。

[3]是本反腐小说,情节还比较曲折。把贪腐官员的心理变化写得清清楚楚

[4]《人民的名义》写的比较高大上,这本书呢,写的就比较真实和客观了。官员腐败离不开权,钱,色,这本书把所有细节都写到了,挺好!

[5]挺不错的小说,原来作者就在机关工作啊,难怪写得细致入微。

[6]好不好自己读

[7]正在学习,很棒

[8]书籍能增长知识,了解天下大事,培养文化修养,积淀文化底蕴

[9]引人入胜,耐人寻味,感人至深,教人做人。

[10]正版新书,送货速度很快,优惠很大

[11]稀烂的一本书!

[12]非常好,发货速度快

[13]很不错,活动优惠很棒

[14]单位买了4万块的书,大概1800本,做一个书吧,希望让同事们一起感受浓浓的书香味,各种类别的都有,总有一本适合他们。这是其中的之一,质量很好,装帧精美,实用价值高,文笔流畅,感染力强,振奋人心,内容丰富,干货满满,解读透彻,很受用,他们很感兴趣。